父母在艰难岁月中的抉择, 成就了现在的我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5-28 11:39:18  点击:1092  属于:教育

我很庆幸自己有一对了不起的父母,是他们用自己的双手把我们高高举起,是他们用辛勤劳动换来了我们更广阔的明天,更在无形中给了我们巨大的精神财富。

 

作者:醉舟花

 

我出生于陕北黄土高原的一户农家,年幼时住的是窑洞,吃的是窝窝头,晚上家里点的是煤油灯,用水要拉着毛驴到山沟里去驮。我父亲一心想要生个儿子,可是天不遂人愿,一连生了四个都是女儿,我排行老三。我妹妹出生后,我大姨、姨夫赶着毛驴车来了,我爸妈之前答应把我妹妹送给他们养育,哪知道我爸的犟脾气上来了,说什么也不肯了,我大姨、姨夫气冲冲地走了,饭都没吃。后来我爸说:我再穷,也养得起孩子。

没过多久我妈又怀孕了,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我父母犹豫着留还是不留,有一次赶集时,街边的阴阳先生给我爸算了一卦说他:命中注定有个儿子。我爸喜笑颜开,回家后对我妈说:把孩子生下来吧,算命的说是个儿子,生下来后也的确是个儿子。至此我爸的生育大计全面完成。

竟然超生了四个孩子,我们家自然成了乡镇计生部门的重点关注对象,计生干部们来了好多次,欠条开了一张又一张,都整齐地夹在我妈厚厚的圣经书里面。家依然半毛钱也拿不出来。后来有一次他们就开了一辆三轮车来,停在窑顶上,一群人走进窑洞把仅有的几件家具搬上三轮车,准备变卖了充当罚款。我妈带着我们到村里其他人家躲开了,我爸和邻居又把家具又往窑洞里搬。好多人在窑顶上往下扔土疙瘩,村子里有个混混子,提了把斧头追在一个干部后面扬言要砍死他。最后,三轮车空着走了,再也没来过。我爸看着幼小的儿子说:这些家具还得留着给你娶媳妇呢。

那时候是真穷,眼看揭不开锅了,我爸就去山西挖煤窑,长年在外打工挣钱,我妈一人拉扯我们姐弟五个还要种地。我们姐弟几个能够一路上学、走出山村,很大程度上在于我们有个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母亲。从我记事起,母亲每天都是从早忙到晚,像一颗不停旋转的陀螺,却从未说苦说累。我妈曾说过她这辈子就是吃苦的命,但是她要让我们都好好上学,将来都过上好日子,我们过好了就是她最大的满足。

穷、苦是那时候唯一的记忆,可是一家人闹哄哄的也开心。我至今记得我家的锅底烂了一个小洞,每次烧水时,都是用一个面团补住,要不然漏水就浇灭了柴火,有一次面都煮到锅里了,那个洞开了,柴一下子灭了,半天点不着,我爸就用烧火棍敲着灶台用陕北说书的腔调唱道:我天不怕是地不怕,就怕锅漏火不着……逗得我们笑成一团。

我们小学就是在村里上的,农忙的时候就全体放假,老师学生各回各家干活去了。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们放学后就提着个笼给猪找草,我和妹妹经常去村里的水池给家里的骡子取水,各种农活也都干的了,从没觉得身为女生就该娇生惯养。都说:苦难是一笔财富。在成年后我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也可以将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很少依赖他人,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条件多么艰苦,我从来不觉得承受不了,仍能乐在其中,我想这就是那段艰苦的岁月给我最大的馈赠。

我上到六年级时,村里的学校被撤了,只好去镇里上。那时候我和妹妹都在镇里住宿,二姐和大姐在隔壁镇上学。我们几个上学时成绩都很好,因为深深知道生活的不易。每周回去家里都拿不出生活费,我大姐就辍学去了县城打工,她在我们求学的生涯中给了我们很大的物质、金钱帮助和精神支持。

我弟弟上三年级时,我爸把我们四个都转去县城读书,开始了为期十年的县城租房生活。当然那时候谁也不会想到十年后,这个家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县城的私立学校教学质量高,收费自然也高,可我爸咬咬牙毅然让我们都进了那个学校。那时候村里的其他同龄人大都在乡镇上学,因为乡镇的公办学校不用交学费。我爸自豪地说:我的孩子学习成绩好,自然要去好学校。

十年后我们姐弟四人都考上了大学,我弟更是考上了全国排名前几的名校。我弟高考结束后,我爸妈收拾完毕出租屋的东西,荣归故里,此时离我们刚来县城时候恰好十年。后来我有了独立思考能力的时候,客观地评价我爸:脾气暴躁,有些懒惰,但瑕不掩瑜,很有远见,硬朗坚韧,正是他的一个个正确的抉择为我们的未来铺好了路。他的这些品质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姐弟几人。

上大学的时候我真正接触到“兴趣”这个词,也第一次系统地思考人生,思考未来。我明白过来,写作是我内心一直热爱的事情,我将用毕生的精力来追求写作上的成功。为此我大量阅读书籍,参加文学社,参加各类投稿活动,更是在大二的暑假住在学校写小说——汗水滴在纸上,使我想起父母的不容易,下定决心一定要干出个名堂来。

大学毕业时获得了保研资格,可是我义无反顾地放弃了,我认为:自己不喜欢学物理,不能将时间再浪费在它上面,想到一辈子干自己不喜欢的工作,那纯粹是浪费生命。

可是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才知道有多难,又囊中羞涩只得先就业再择业。在换了两份工作之后,有一次应聘一个什么编辑,面试官告诉我:你得到这种工作的机会是五千分之一。我觉得有希望又绝望。既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工作,又不愿意留在大城市,整天只为了生存奔波,我不只需要生存,还需要生活。在父母一再地劝说我回家考个公务员的时候,我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先考上公务员,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然后利用空闲时间创作;当写作能养活自己的时候,就辞职。一年后考上了社区工作者,去了离家很远的乡镇上班,毅然奔赴在公考路上。

现在的我非常明白自己的目标:考试、读书、写作。年初的时候买了个笔记本,每天都列个清单,完成一项就在下面打勾,我要自己每一天都过的明明白白。乡镇的生活简单、单调,同事经常三五成群地拉家常,我尽量避免这些无义的闲聊,因为人生苦短,该用来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有时候也会迷茫无助,可是接受的教育让我能理性客观地看待问题。我明白量变引起质变,所以必须功夫下在平时,必须自律,才有可能做好一件事情。

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过往的一些事情,想到自己将来会走的路,我很庆幸自己有一对了不起的父母,是他们用自己的双手把我们高高举起,是他们用辛勤劳动换来了我们更广阔的明天,更在无形中给了我们巨大的精神财富。就算前路坎坷,长路漫漫,那又如何?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作者简介:醉舟花,一个追求文学梦的理科生,热爱跑步和幻想,希望用笔书写心中的梦想。

微信扫描识别二维码  
关注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公众号(wcweekly)
可及时收到更多更新鲜的好文章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128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