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什么非要和谭德塞过不去?世卫组织背后的权力斗争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0-05-27 20:15:31  点击:344  属于:海外观察




世卫组织这个“江湖”远比想象的复杂。

2020年5月18日至19日,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召开。

对这次大会最失望的,莫过于特朗普了。
       


因为会议的决议草案,确认世卫组织的关键领导作用,以及加强多边合作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

另外,在新冠疫苗研制上,及其源头调查上,都与特朗普的想法相违背。
 
特朗普一心想搞掉谭德赛的想法落空了。

其实,这二人背后的故事,远远不像表面那样简单。

 
1
非洲的孩子,西方的教育
 
说起谭德塞,总有人把他与中国联系在一起。

但看他的履历,是典型的在西方文化熏陶下成长的非洲学者和官员。

1965年,谭德塞生于埃塞俄比亚的厄立特里亚省(今厄立特里亚国)阿斯马拉市。
     


少年时代的他,家庭条件还算可以,因为他的父亲是一名军人,毕竟当时埃塞俄比亚处于军政府统治时期。

即便如此,他7岁时,就亲眼目睹了3岁弟弟的夭折,但就连死于什么病,都不确定(疑似麻疹)。

弟弟的死亡让他终生悲伤,也为非洲落后的医疗条件而感到痛心。

“我不能接受,不管是在当时还是现在,仅仅因为他出生在错误的地方,就死于可预防的疾病,这是不公平的。”

于是他励志学医。



1986年,他毕业于阿斯马拉大学的生物系,进入政府工作。

1990年初,他先留学丹麦,又去英国学习,获得了伦敦大学传染病免疫学硕士学位和诺丁汉大学社区卫生哲学博士学位。 
     ▲ 谭德塞(前排中)被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授予荣誉院士


就教育经历来看,他接受的全是西方模式。

回国以后,他成了埃塞俄比亚有名的传染学专家。

在实际工作中,他目睹了非洲卫生水平之落后,医疗条件之差,人民生活之苦难。

“我看到的不是数字,我看到的是人,是他们的脸,我看到的是某人的爸爸或妈妈,是某人的儿子或女儿。”

他认识到,生存权才是人类最基本的权利,连健康都保证不了,何来人权?

于是,他致力于“条条大路通往全民健保”。

所以,他的工作作风一直务实严谨。

2005年,谭德塞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
              

在任7年间,他全面改革了埃国的卫生系统。

在他的领导下,埃塞俄比亚的医学院毕业生人数增加了9倍,培养了3.8万名社区卫生人员。

埃塞俄比亚的孕产妇死亡率和幼儿夭折率大幅降低。

国家大部分地区的疟疾、艾滋病、结核病的病例,也大大减少。

他的工作成绩斐然,但你以为谭德塞是因为这些成绩才当上世卫组织总干事的么?

那你就想错了,世卫组织这个“江湖”远比想象的复杂。
 
 
2
世卫组织的水很深
 
世卫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成立于1948年4月7日。

它是为了治理全球卫生,世界各国政府组成的行为体。


▲ 世卫组织logo

WHO成立之初,就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控制。

以往的世卫组织总干事,不是选举,而是直接任命。

总干事都是来自于亲美的发达国家。


▲ 1948年—2006年,世卫组织历任总干事。图片来源:新华社

第二任总干事是巴西的坎道博士,虽然是巴西人,但是他在上个世纪50年代当选时,身份是泛美卫生局助理主任,直接代表着整个美洲的利益。

而且这一干就是20年,是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世卫组织总干事。

上一届的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虽然是华人,但她是加拿大籍。


▲ 陈冯富珍与谭德塞

“世界卫生组织”的地位也一直比较尴尬。
 
其实,从一战后到现在,虽然各种国际组织越来越多,但世界始终没有安宁过。

二战的爆发,冷战的开始,地区动荡冲突......,各种国际组织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医疗卫生领域相对军事、经济、贸易显得更不重要,所以世卫组织更是被边缘化。

世卫组织总干事的英语全称是Who Director General。

“Director”意为理事,没有什么实际权力,在国际组织中最多算是执行人。
 
也就是说,世界卫生治理方针、政策主要是由少数大国决定的,总干事只是负责监督和实施的。

因为总干事没有行政权,无法对各个国家产生制约和影响。

所以,总干事充其量只能建议一下,即便是小国,也可以不理不听。

说白了,总干事最后还要看大国领导的脸色办事。
   ▲ 瑞士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总部外景


谭德赛能当上WHO的总干事,当然也离不开美国的支持。


3
公正的掌门人
 
谭德塞当上WHO总干事的机遇源之于2012年,他成为了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

这使他走上了国际舞台,开始铺设自己的人脉。
    ▲ 担任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的谭德赛

 
他的“伯乐”就是美国前总统、民主党的克林顿。

他与比尔·盖茨等美国民主党自由派精英也相交不错。

2017年7月,WHO首次进行了公开投票选行政首长。

有克林顿等的支持,再加上谭德塞来自非洲,得到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他获得全部185票中的133票,以压倒性优势当选WHO的总干事。
      


无论是教育背景,还是行政背景,他都是西方培养出来的人。

所以,有西方媒体称,谭德赛的背景是中国,真是荒诞不羁。

不过这个WHO的新掌门人,可是一个说真话、办实事的人。
 
谭德塞竞选的核心政见就是他从小的愿望:
 
“让世卫组织协助全球每一个国家,不分贫富,在2030年实行最基本的全民健保”。
 
一上任,谭德塞就面对两次巨大挑战!

一是,2018年刚果(金)爆发埃博拉病毒,超过2000人死亡。谭德赛呼吁各国加倍关注,反应迅速,做得很好。
 
二是,今年新冠疫情的爆发。
 
从非洲走出来的谭德赛,深知传染病对于贫穷国家底层人民的伤害,敢说实话、真话。
 
他看到中国抗疫取得的成绩,给中国抗疫工作进行了正确的评价。
              

这就让特朗普甩锅中国,在国际舆论上十分被动。

之前不被重视的WHO,在这次世界性的疫情中,地位开始变得举足轻重。

传染病的防控工作直接影响全球的安全,将成为世界各国的关注重点。

国际政治秩序会因为疫情而改变,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大。

特朗普倒有战略眼光:谁控制WHO,谁就占据世界防疫舆论的制高点。

所以,特朗普对谭德赛一系列的举动,其目的就是想通过控制世卫,达到控制世界防疫的话语权。


4
世卫组织后面权力之争
 
纵观特朗普这几月的表现,可以分析特朗普对WHO的策略,分三部走:
 
一栽赃,二逼宫,三改组。

首先,挑WHO的各种毛病,甩“锅”给世卫组织和中国。
 
于是谭塞德及WHO就变成了“中国的傀儡”。
      
于是乎,就有不少人跳了出来,配合特朗普。
 
尤其是我国某岛某些人士,表现更加猖狂,对其进行谭塞德进行人身攻击,甚至生命威胁。



第二步,特朗普逼宫,来一招“釜底抽薪”。

4月15日,特朗普宣布对WHO停止资助。

其实“断供”世卫组织只是借口,目的就是逼谭德塞下台。

不出所料,才过两天,共和党首席议员麦考尔联合16位议员。

他们提出了恢复资助WHO也可以,条件就是要谭德塞“引咎辞职”。

特朗普唱白脸,麦考尔唱红脸,就想把谭德塞赶走,控制WHO。

但是,让特朗普没有想到的是,他遇到国内和国际上的层层阻力。

首先,比尔·盖茨在推特公开发文:“在世界卫生危机期间停止资助,就如听起来那样危险。他们的工作是减缓新冠疫情的蔓延,没有其他组织可以替代。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世卫组织。”
   ▲ 比尔·盖茨4月15日推特


随后,他立刻给世卫组织捐款2.5亿美元,毫无疑问,这是力挺谭德塞,与特朗普针锋相对。

比尔·盖茨作为民主党的精英与代表,当然一定要抓住特朗普在防疫中的失误,在年末美国总统大选,把共和党和特朗普搞下去。

在国际上,欧盟七国集团领导人开会,明确表示支持世界卫生组织。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对美国此行为表示深深的遗憾。
    

▲ 特朗普推特


也许,在给中国和世卫“甩锅”上,西方国家可以配合美国,逞些口舌之快。

但是,一旦上升到世界卫生安全管理的权力争夺,各国则各怀心事,各有打算。

特朗普,立刻四面楚歌,孤立无援,惨遭失败。

逼宫不成,特朗普仍不死心。

世卫大会召开之后,5月1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分享了给世卫组织谭德塞的一封信。


▲ 特朗普5月18日推特

他以“退群"为威胁,要求改组WHO:

如果世卫组织不能在30天内做出实质改变,他将永久“断供”该组织,并且要慎重考虑美国的成员身份。

他的目的是否能够达到,其实答案谁都清楚。

疫情以后,国家间博弈的重点,将会进一步向公共卫生安全领域倾斜:

无论欧洲国家,还是美国内部,当不会同意让WHO一家独大。

“谁抓住了WHO,谁就能掌握未来国际政治的话语权和议题设置权力。”

谭德赛及WHO,还会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对于世卫组织来说也许是好事,在多方势力的角逐下,反而可以让WHO充分发挥作用。

从而避免它沦为某一势力的政治工具。
   


“别再这里玩政治,病毒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请不要浪费时间了。”
 
谭德赛,是一个真正做事的人!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朗博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1037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