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楚歌的韩国:日本和财阀,文在寅翻不过去的两座大山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8-20 20:42:27  点击:248  属于:海外观察



 

如果能翻过日本和财阀这两座大山,文在寅将是韩国最有作为的总统。
 

作者:古尔齐亚
 

8月15日,是韩国的光复节,纪念1945年韩国从日本的殖民统治下独立。
 

今年的“815”,韩国总统文在寅穿上了传统的白色韩服,郑重地对全体国民宣布:要把韩国建设成“无法撼动的国家”。
 

▲  韩国总统文在寅15日出席“光复节”74周年庆祝仪式(来源:路透社)
 

然而现在的事实是,谁都能撼动韩国。东南方的日本,为了报复韩国最高法院的裁决,将韩国踢出了出口管制白名单,两国贸易战顿时开打,韩元大跌;大洋彼岸的特朗普,处心积虑地想要薅羊毛,让韩国分担一半驻韩美军军费;
 


 

北方的朝鲜,又在不断试射导弹,韩国报纸绝望的标题是《韩国援助大米,朝鲜回报以导弹》。
 

最要命的是,文在寅上台以来对前任朴槿惠政府残余势力和各大财阀的斗争,貌似要告一段落了,因为财阀就是韩国经济的命脉。
 

▲ 文在寅与财阀之间不死不休的仇怨始于前总统卢武铉之死。图为文在寅(左)在卢武铉的葬礼上
 

内忧外患之时,保财阀,就是保经济。命脉虽然集中在少数几家手中,也比没有命脉强啊。韩国网民忧心忡忡地说:韩国如今是四面楚歌。
 

朴正熙的妥协,到底是对还是错?
 

1965年,日韩两国邦交正常化。 有趣的是,主持两国邦交正常化的人,韩国总统朴正熙,是前任总统朴槿惠的父亲;而日方是首相佐藤荣作,是现任日本首相安倍的外叔祖父。
 

▲ 朴正熙
 

▲ 佐藤荣作
 

曾经的历史夙敌,能够握手言和,必然是要讲条件的——相互妥协,利益交换
 

这次邦交正常化让韩国得到了什么?
 

1、主权。
 

日本承认韩国是朝韩半岛唯一合法政府,把朝鲜拉黑了。
 

2、经济援助
 

日本政府向韩国提供贷款,企业间援建,例如首尔地铁和当今韩国十大财团之一的浦项制铁就是日本援建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韩国能够在朴正熙时期实现经济腾飞的“汉江奇迹”,与对日邦交正常化是分不开的。
 

日韩恢复邦交4年后,1969年,韩国三星与三洋等日本企业合资,为三洋贴牌生产集成电路、显像管,这就是今日雄霸韩国的三星财团的发迹点:始于日韩放下敌对、开始经济合作。
 


 

然而,日本的援建、合资,也不是没有条件、没有妥协的。
 

条件就是,日本没有在条约中承认侵略罪行,也没有道歉。
 

朴正熙接受了,韩国接受了。
 

等于说,朴正熙暂时放弃了民族尊严,换回了经济援建,换回了经济发展。
 

朴正熙执政初的1961年,韩国人均国民收入只有92美元,甚至比朝鲜差,可到了他遇刺的1979年,韩国国民人均收入已高达1747美元。
 

但偏偏韩国人又是一个民族自尊心极强的族群。从朴正熙打算与日本恢复邦交那一天起,韩国民间就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甚至有人穿着丧服、抬着棺材在青瓦台前表示不满。
 

▲ 韩国民众不只一次抬着棺材去青瓦台游行。2016年11月12日,韩国民众抗议“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游行,中间是巨大的棺材,周围是穿着丧服的民众
 

然而当时的民间反对声,并无法影响朴正熙,因为政变上台的他根本不听。
 

但是与韩国国内的复杂心态不同,日本方面在1965年条约签完,就瞬间轻松了,觉得一切都结束了。
 

因为恰恰在1965年日韩签的一系列恢复邦交条约中,就包括一本叫《日韩索赔权与经济合作协定》,认定韩国劳工问题已“最终解决”。
 

▲ 日韩外长2月15日曾在德国慕尼黑进行了约50分钟的会谈。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向韩国外长康京和表示希望基于《日韩索赔权经济合作协定》举行双边磋商,不过韩方一直未做出回复。(来源:日本NHK电视台)
 

这成了54年后日韩再度互相拉黑的定时炸弹。
 

一变再变的韩国政局,也让其外交陷入困顿
 

所以,当去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日本企业必须向韩国劳工赔偿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罕见地发推特说:
 

“根据国际法,这是一个早已解决了的问题!”
 

▲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韩国二战劳工案判决毫无国际法常识
 

当然,安倍晋三的看法是,1965年的日韩条约里已经白纸黑字签了的,劳工问题最终解决,还是他外叔祖父牵头的,韩国怎么能推翻不承认、又卷土重来呢?
 

其实韩国不止推翻了1965年的条约,还推翻了很多很多。
 

比如今年1月,71岁的前韩国最高法院院长梁承泰被捕,其中一项涉嫌罪名,就是前任总统朴槿惠曾向他施压,为了不影响韩日关系,把韩国劳工上诉索赔的案子压下去。
 

文在寅上台后,一直谋求对朴槿惠政府各种渎职行为的清算,总统干预司法,显然是不能允许的。
 

直到朴槿惠下台、梁承泰卸任法院院长之后,韩国法院才对劳工索赔案做出裁决,要求日本企业赔偿。
 

而在此案一审和二审时,韩国最高法院曾经是驳回劳工索赔请求的。
 

也就是说,韩国国内的法庭也是自相矛盾,变过数次。先是认为“追溯期已过”,驳回;2012年又认为“可以追溯”;然后又搁置,直到2018年10月又判日本企业必须赔偿。
 


 

不难看出,韩国号称司法独立,但其实并不独立。
 

韩国最高法庭对劳工索赔案的裁决,前后受到当时韩国国内政局和民众呼声的压力,几次变更。
 

例如朴槿惠当选前,此案是驳回的;朴槿惠为了不影响邦交,又施压搁置;文在寅上台后,推翻了朴槿惠时期的决定,甚至连韩日《慰安妇协议》也推翻了。
 

2015年,朴槿惠突击与安倍晋三签署了《慰安妇协议》,由日本出资10亿日元成立基金会,日本方面觉得这是“治愈金”。
 

▲ 2015年12月,日韩“突袭式”签署“慰安妇协议”
 

可是文在寅上台之后,将《慰安妇协议》和基金会全部推翻。
 

他觉得,“内容和程序都是错的,因为是政府单方面推进,没有听取老奶奶(慰安妇幸存者)的意见,违背事实和正义的原则,韩国亏欠他们太多”。
 

站在现今的角度来说,文在寅是对的。
 

可问题是,韩国作为一个经济发达国家,其法庭和政府在短短数年之间不停做出截然相反的政策,会让外界失去对韩国政府的信心。
 

所以安倍晋三对韩国法庭裁决的强硬回怼,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 韩联社援引日本共同社报道,对于修订《韩日慰安妇协议》,安倍晋三明确表示:不可能。《韩日慰安妇协议》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承诺,无法忍受(韩国的后续措施)
 

毕竟,外叔祖父跟韩国签条约,你们签完就推翻了;我和韩国前总统前协议,你们签完又推翻了。韩国人到底想干嘛?
 

最关键的是,无论是1965年邦交正常化的日韩条约,还是2015年的《慰安妇协议》,都并不是一方强迫另一方签署的不平等条约,而是双方自愿的,是具有国际法效力的。
 

如果觉得内容不对,可以不签,可是国际条约签了又随便作废,韩国政府的做法确实令人咂舌。
 

▲韩国外长康京和曾就解决修改《慰安妇协议》问题在日本会见安倍晋三
 

所以,韩日争端的最终问题,还是韩国国内问题:如何形成一个统一、长期、稳定、充分听取民意的韩国政府的问题。
 

平时骂财阀,关键时刻却依赖财阀
 

安倍晋三对韩国的回击制裁,就是贸易战。
 


 

7月5日,日本对3种化工材料对韩国实行出口管制,分别是用于半导体清洗的氟化氢、用于智能手机显示屏等的氟化聚酰亚胺和涂覆在半导体基板上的感光剂“光刻胶”。
 

日本此举是掐算准了韩国经济的命门。因为2018年,韩国21%的出口为半导体产业,这三种材料正是韩国半导体产业对日本进口依赖度很高的材料。
 

韩国直言,韩日关系进入1965年以来最困难的时期。韩日民间网友的敌对情绪,也涨到了最高点。
 

韩国网友说日本:可耻的国家!日本网友说韩国:疯狂的国家!
 

▲ 韩国青年通过游行表达不满情绪
 

文在寅的态度却很强硬:“我们不会再次输给日本,今天的大韩民国已不再是过去的大韩民国。”
 

在韩国首尔光华门广场,有10余万韩国民众自发抗议日本的制裁,韩国民间的反日情绪,再次到达了最高点。
 

▲ 韩国民众抵制日货
 

但反日情绪并无法阻止经济制裁和贸易战的影响。
 

仅仅8月前10天,韩国半导体产业出口严重下滑34%,可见日本对其制裁打击之精准。
 

▲ 日本打击韩国半导体产业
 

而随着韩国民众抵制赴日本旅游,韩国8大航空公司今年第二季度无一家盈利,全部亏损。
 

尽管平时骂韩国财阀者多,但财阀确实是韩国经济的支柱。
 

比如三星和SK海力士两家,就占据全球半导体市场超过20%的市场份额,而且半导体又是韩国出口额最高的产品。
 

而据《韩国先驱报》数据,仅在2019年上半年,三星的出口额占到了韩国全国的20%,可谓一家独大,可见,韩国出口经济严重依赖三星等财阀。
 

甚至在日本制裁之后,独立研发半导体材料的三星科研人员,成了韩国媒体上的“民族英雄”。
 

▲ 日韩贸易战波及整个半导体产业
 

至少现在来说,韩国不能没有财阀。
 

所以日本制裁生效后,三星副会长李在镕就亲赴日本疏通关系,发现日方冷淡,他又转头要求三星工厂向中国、俄罗斯和美国的厂商下单,寻找替代材料。
 

▲ 三星副会长李在镕
 

20%的出口,面临风雨飘摇,这对韩国这个出口导向性经济的国家来说,是个不祥的预兆。
 

摆在文在寅面前的,是一个僵局。
 

一方面,他想打击财阀,这是对的。韩国虽然已经迈进人均年收入3万美元的发达国家行列,但是贫富差距巨大。
 

过去十年中,韩国经济增长了45%,但实际民众收入只增长了20%多,也就是说,钱集中在了少部分人手中,集中在财阀和为财阀工作的人手中,大多数民众并未感受到同步增长。在财富排名前100名的韩国人中,有75%是继承的家业祖产。
 


 

可另一方面,在韩国经济结构没有完全转型、可以摆脱对财阀的依赖之前,却又不能没有财阀,因为财阀倒了,三星倒了,基本等于韩国经济就倒了。而经济形势的恶化,很可能导致文在寅这位总统的位置不保。
 

一旦反对派上台,他任内苦苦经营的各种反财阀、反朴槿惠、反特权阶层、反日制裁的政策,可能又会被推翻,导致改革中止。
 

文在寅正是处在这样一个“投鼠而忌器”的尴尬关头,无所适从。
 

说到底,无论是韩日贸易战,还是反财阀反特权,文在寅面临的都是韩国的经济结构转型问题。财阀是韩国经济发动机,想让这台旧发动机熄火,就要找到新的发动机。
 

他找到了吗?
 

文在寅在认真思考了日本制裁事件后,说:“如果韩朝间的经济合作能够实现和平经济的话,我们一下子就能追上日本。 
 


 

看来,他为韩国经济转型开出的新药方,就是朝鲜。
 

好像这个提法,还不如财阀靠谱。
 

毕竟,韩国报纸的标题怎么说来着:《韩国援助大米,朝鲜回报以导弹》。
 

不过韩国《东亚日报》却在一篇社论却足以让韩国人警醒:韩国和日本在1965年体制下实现了双赢,实现了经济发展,因此应该同时看到其正反两面。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9483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