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滴滴: 吃成巨无霸之后, 哪里还管人命关天?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8-28 22:29:06  点击:360  属于:观点

华 哥 说

继空姐被害之后,时隔3个月,滴滴顺风车再出命案,被害女子都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实在令人扼腕叹息。而两次命案均发生在顺风车业务上,这或许不是偶然。

 

作者:木蹊

 

古时候,有一条恶龙,每年都要求一个村庄献祭一个处女和金银财宝。
 

后来,这个村庄的人们再也忍受不了了,于是商量决定每年派出一位少年英雄去和恶龙搏斗,但从来没有人活着回来过。
 

又是一年金秋,一位英雄出发后,有人悄悄尾随。他看到了龙穴内,铺满了金银财宝,英雄奋勇用剑刺死恶龙,然后看着满地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了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显然,“滴滴”就是这个变成恶龙的少年。
 

少年的一身武艺

 

从2012年开始,一轮轮融资、补贴大战后,“滴滴”与“快的”合并,收购优步中国。滴滴出生之时,仿佛已经练就了一身武艺,打得人毫无还手之力。
 

其中,滴滴最出名的一招就叫作“补贴神功”。
 

作为一个新兴快车服务平台,那时候的滴滴不仅不收20%的回扣,还有补贴,很多人都说好,很多有车的上班族也忍不住注册一个试试。
 

不久后,媒体就报道:有人靠着跑滴滴月入过万,还有些出租车司机辞了职,自己买车跑开始跑滴滴。
 


 

什么叫商业头脑,马云说:“我不是想赚钱,我是在帮别人赚钱。”显然滴滴就非常具有这样的商业头脑,它知道什么叫“合众人之私,以成一人之公。”——尽量满足别人的私心,再用众人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的事。
 

帮别人挣钱,就是帮自己挣钱。曾国藩当年就是靠着这句话,带着一帮散兵游勇东征北闯,最终成就了自己的“神州笫一幕府”。
 

况且,那时候的消费者出门尝试一下打滴滴,体验也相当不错,价格便宜,服务又好。最重要的是,在偏僻一点的地方,还能叫到出租车。
 

4年期间,“滴滴”靠着自己的“优质”服务,一方面赢得了消费者的信任和口碑,另一方面,最大程度地拉拢了无数网约车的车主加入。
 


 

4年后,风雨中一路走来的“滴滴”,干掉国内30多家打车软件,如摇摇、百米、嘟嘟、打车小秘、大黄蜂等,还先后收购了形成“三国鼎立”的另外两家打车软件,快的和Uber中国。最后,当上了“行业霸主”。


在成为恶龙之前

 

2016年,滴滴平台用户达到了4亿,覆盖城市400+,日峰值单量2000万+。
 

其公司也包含了世界各大财团的资金,BAT三巨头、国家队、苹果公司等等。
 

同时,这也是第一家同时由腾讯、阿里、百度投资的企业。这也就是为什么,你的支付宝app和微信app上,会有着滴滴的快捷服务窗口。
 

至于同样在市场中存活下来的网约车平台,一如“易到”、“神州专车”、“美团快车”等,在强大的“滴滴”巨无霸面前,他们选择了苟活。
 


 

什么是“巨无霸”?《孟子》云:必求垄断而登之,以左右望而网市利。
 

就是站在高处,形成自己的垄断优势,然后再将利益一网打尽,狠狠地赚上一把。
 

那么,滴滴真的垄断了吗?根据智研咨询的整理,2017年专车市场份额,滴滴独占92.5%,可谓“一骑绝尘”!
 


 

对于滴滴的估值,此前融资时的估值可以作为参考:
 

2017年4月,滴滴还完成了一轮55亿美元的融资,当时投资后对应估值约为500亿美元。2017年12月,滴滴又宣布完成超40亿美元股权融资。
 

此前还有媒体报道,滴滴上市后的估值或达到700亿—800亿美元之间,也就是4800亿—5500亿人民币。
 

几年时间,一家新兴的小型互联网平台,一举拿下了几千个亿的融资,这又是一个善于运用“互联网思维”的经典案例与造富神话。
 

可以说,滴滴已经成为网约车的绝对霸主,短时间内攫取了市场巨大的财富,这处龙穴内,铺满了金银财宝。
 

恶龙试翼,风尘翕张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有言: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

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

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

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垄断的资本有多可拍,暴利的资本有多可怕,可能很多人都见识过了。就拿搜索引擎界一家独大“百度”而言,即使是“莆田医院”的事件曝光后,该企业承诺整改后,你现在再去搜索一些疾病相关的词条,不,你任意搜索一些可能和消费挂上钩的词条。所检索信息排名第一、第二的,往往还是广告。
 

法律、生命、监管、资本怕嘛?资本真的不怕!
 

最近,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两天前发生的“乐清女孩搭顺风车遭奸杀”的案件,就在三个月之前,“空姐夜乘滴滴顺风车被害”的新闻还一度刷屏。
 

被害的乐清女孩,年仅20岁


我们不愿意吃“人血馒头”,回忆、描述那些恶心,令人发指的细节,抬头三尺有神明,也请犯罪嫌疑人“注意安全”。
 

在这里,我们就想讨论讨论,滴滴公司的“顺风车”到底变成了怎样的妖魔鬼怪。因为两次命案均发生在顺风车业务上,这或许不是偶然。
 


 

早在第一起刷屏的“空姐顺风车惨案”发生之后,滴滴顺风车就被曝光出来,司机是可以给客户贴上“标签”的。
 


 

和这些“标签”思路一致的是,滴滴一直在顺风车上做了相应的、可以说非常明显的性暗示,从顺风车过去几组的广告图上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滴滴在一开始,就希望把顺风车,做成一个带有明显性暗示,希望司机能够去追到女生的约车平台。
 

对此,滴滴顺风车的前总经理黄洁莉还曾洋洋得意:“就像咖啡馆、酒吧一样,私家车也能成为一个半公开、半私密的社交空间。这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打。”
 

此外,滴滴顺风车还曾经推出一款海报,上面的口号是:“不怕贴标签,就怕你不约。
 


 

瞧见没,滴滴希望自己的男司机,可以通过网约车,顺便约一下女乘客。食色,性也。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到足够多的兼职司机去跑收入并不是那么丰厚的顺风车。
 

那么,许多“老司机”真的按照滴滴的设想走了吗?他们真的走了,甚至,走得“有型有款”,走得让人恶心!
 


 

我们承认许多互联网产品都带有性暗示和所谓的社交,病毒式传播,但是至少没有丧心病狂地想把用户带进像汽车这种“封闭空间”,因为这样的产品已经涉及“共犯”的范畴了。
 

已经被资本充分浸淫的滴滴,以盈利和上市为第一目标的滴滴,铤而走险上线这种性暗示产品的滴滴,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滴滴么?
 

我们不知道,不过,我们看到的是“滴滴”的公关和各种“声明”。
 


 

我们要给这些所谓的声明和道歉打上码,实在懒得研究这些声明,包括各种如何预防、如何监管的细节。因为,没有意义!
 

而且对于滴滴的反省,其实也就是三句话:
 

“我们很抱歉很自责”

“我们尽力了”

“按照法律来、我们还给高出标准3倍的补偿”


我们“谢谢”你“诚恳”的态度,也理解你“十分痛心”的心情。
 

是的,我们撼动不了一家企业处于“垄断”地位的事实,也改变不了行业寡头就是能够“为所欲为”的现实。
 

从昔日屠龙的少年,到今日张牙舞爪的恶龙。从全民的鼓励再到恶龙之蜕变,不过就是四五年的时间。
 

四五年,我们目睹了滴滴带着血的“唯快不破”,也目睹了各种由金钱欲、资本扩张爆发之后的恶,明白了企业所谓“自觉”、“反省”是靠不住的。
 

演员王传君卸载滴滴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不能有所作为,因为即便是资本在为他们烧钱,但真正让他们走到今天的,永远还是被他们看作数据与流量的——用户。


我们个体无法阻挡资本的洪流,但我们至少可以做出选择,拒绝成为“垄断”的帮凶,将这一切传扬开来,直至泛滥成灾,用一场倾覆完成另一场倾覆。


因为不破除垄断,我们面对的,不仅是一个高价的滴滴,更是一个危险的滴滴!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