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妮卡·贝鲁奇: 美丽, 也是一种罪过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7-01 21:50:29  点击:1641  属于:非常人物

 

就如法庭上律师所说:“她有什么罪过?她唯一的罪过就是太美丽。”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页格格

 

全文4354字,读完大约6分钟

 

《北京人在纽约》里有句经典的台词:“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爱恨有时是殊途同归的,对于一个地方如此,对于一个人亦概莫能外。

就像对莫妮卡·贝鲁奇,你对她的爱与“恨”竟可以缘出一由:太美丽!

看过她出演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一个女生说,“原来,我也可以爱上一个女人!”

惊鸿一瞥间,竟然改变了一个女子的性取向。

这也许是对一个女人魅力值的最高美誉。

 

在著名记者安利可·卢克里尼的眼里,最有华彩的影星世之所稀:“真正的影星三十年才出一个,最近的一个是莫妮卡·贝鲁奇。”

西班牙作家乔治·桑普仑亦毫不掩饰对她的膜拜:“莫妮卡·贝鲁奇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大导演吉列姆更是“厚此薄彼”:“没有人像她那样拥有童话梦境中的脸和身体。”

这个世间的美向来众口难调,甲之砒霜,乙之蜜糖。环肥燕瘦,各有所好,但几乎让所有的人都纷纷叹为观止的,定是人间尤物。

拥有如此雄厚“资本”,她却并没有骄矜自得。

早在学生时代,莫妮卡就开始有了烦恼:长得太美,走到哪都会吸引他人的目光。

通常放学后,小镇上的少男少女都喜欢到镇中心的露天广场聚会,莫妮卡·贝鲁奇却选择直接回家。原因很简单——怕被别人当动物一样盯着看。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出于众,谗必随之。

所以,美丽被聚焦,带给她的不是得得意洋洋,傲视群侪的自豪,而是如芒在背的难堪。

凡人渴望与众不同,太美的人有时只想与别人一样。

时间长了,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害怕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中,那时她躲避人群,逃避社会交往。

但这时,父亲说出了这句改变她一生的话:“你需要习惯,因为在剩下的人生里,还将有许多人会目不转睛地盯着你,你应该变得更强大。”

从那一刻起,她不想再做逃兵。拥有过人的美貌不是她的罪过,她为什么要做那个畏首畏尾的土拨鼠?

高中毕业后,她如愿的进入了大学学习法律专业,为了筹措学费,凭着自身的优势踏入了模特圈。在美女如云的模特界,贝鲁奇虽华服在身,难掩国色。没多久就跻身于一线大牌的T台。

但她并未止步于此,人生有太多的奇峰让她渴望攀登。于是,她报名参加表演班,从零开始学习表演,并且除意大利语外,还掌握了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等三门外语。

终于,她陆续参演了一些意大利电影。1992年,拍过《教父》、《现代启示录》等杰作的大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看到她的照片,惊为天人,于是,邀请她出演《惊情四百年》里的一个角色,这是她首次亮相好莱坞,虽然扮演的只是一个吸血鬼的新娘之一,却艳惊四座,世界电影最高殿堂的大门由此对她訇然中开。

从此以后,她便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在此之后至今超过27年的时间里,贝鲁奇在欧洲与好莱坞间纵横驰骋。1996年拍的第一部法语片《非常公寓》,让演技出众的她获得了凯撒奖提名。

《非常公寓》剧照

她在2000年意大利大导演朱赛佩·托纳多雷执导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饰演了那位既颠倒众生又令人心碎的玛莲娜。

在风景如画的意大利小镇上,玛莲娜是一位寡言少语的新娘,二次大战中丈夫去前线参战,她被独自留在了家乡。美艳绝伦的她,每每出现时,从小孩到老人,从女人到男人,所有的目光都追索着她。在《伊利亚特》里,荷马如此吟颂海伦的出场:“海伦走了进来,她的美丽使老人们肃然起敬。”

但在男人们的贪婪和虚伪,女人的嫉妒和蛮横,以及无处不在的流言与残暴的围殴和凌辱下,终至沦落的玛莲娜被赶出小镇。战争结束后玛莲娜和他的丈夫回来了,最后在一句“早安”中,被侮辱和被损害的美丽女子又被这个小镇的人们接受。但她的心已千疮百孔,历尽沧桑......

就如法庭上律师所说:“她有什么罪过?她唯一的罪过就是太美丽。”

摄人魂魄的眼神,秾纤合度的体态,加上冷若冰霜的气质,美丽不可方物的她藉此片扬名世界。

而此时的她也面临了一个新的问题:所有导演都让她继续做花瓶。

她丝毫不以为意。为了寻求突破,2002年,她出演了集暴力色情于一身的电影《不可撤销》,这部电影更是引发了前所未有的轰动。她勇于打碎旧我,重新淬炼一个全新的自己。

你不能解决问题,你就会成为问题。经此一役,她漂亮地打了一个翻身仗。

但世人总是习惯以貌取人,持偏见者并没有因为她做出的种种努力而放弃对她“花瓶”的称谓。她高贵而冷艳的面庞,深邃而又神秘的眼神,曲线玲珑的身材,无不令人血脉贲张,从她踏上影坛那天开始,“性感”便成为了她撕不掉的标签。

她也不回避自己那“令人晕眩的性感”,性感无罪,这种魅力是她得天独厚的优势,它的种种美好既悦己又娱人。譬如《一步之遥》中媚眼如风的舒淇,《花样年华》里摇曳生姿的张曼玉,拥有天使脸庞魔鬼身材的梦露,无疑将女性的性别元素做了淋漓尽致的诠释。

但你从贝鲁奇的身上,感受到的不是搔首弄姿的诱惑,不是欲望的裸裎,而是蓬勃饱满的生命力,是韵味无穷的遐想,是一个女人举手抬足间极致的风情。

曾经有不少导演找到她,开高价希望她出演博眼球的情色片,没想到被她一口拒绝:露就要露得有意义,那种没内涵的色情片,别来找我!

美貌若有没有智慧的加持,便可能衍化为一场灾难。

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帮助我们确立人生的目标,而明晰自己不要什么,才能恪守住底线。底线不能成就一个人,而轻易逾越它,却可能毁灭一个人。

乱花渐欲迷人眼,这世间多的是急功近利。

此外,她也和意大利女导演爱丽丝·洛瓦赫合作过《奇迹》。在好莱坞,《黑客帝国》系列《魔法师的学徒》中都有她的惊艳出演。

 

在法国,所有的男人都想得到她。

但最后,她嫁的是文森特·卡索。

因为娶了全世界男人的梦想——意大利性感女神莫妮卡·贝鲁奇,这位名气远逊于前妻的法国影坛巨星文森特·卡索,很多时候被称作是“女神的男人”。

从严格意义上讲,文森特·卡索并不帅气,出演的角色也大多是暴戾恣睢的反派,但他身上偏偏孱合着多种令人着迷的特质。曾有人这样形容——“在他身上你能看见整个巴黎,贵气、糜烂、刚强、阴柔,他集合了所有矛盾于一身,有时很Man,有时很娘,有时显得很高贵,有时又像个无赖。”千变万化,都是他。

当年的莫妮卡·贝鲁奇还没有成为让全世界男人梦牵魂萦的“玛莲娜”,但她的风情万种被人们津津乐道。那时他对她的认识还停留在“空有其表,自称自己在表演的模特”上。

当时的莫妮卡也对文森特颇为不屑:“太法国,太傲慢,太自命不凡了”!

但我们能躲过猝然而至的闪电,却未必能躲过山水有相逢的爱情。在共同拍摄《非常公寓》期间,他们相爱了。除了拍戏,两人几乎形影不离。那个平时看上去桀骜不驯的文森特变得儒雅温情,孤傲得难以近身的贝鲁奇化身为一个天真娇憨的小女生。

文森特·卡索与莫妮卡·贝鲁奇相识于《非常公寓》

三年之后,他们顺理成章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用莫妮卡·贝鲁奇的话来说:“如果我遇到一个帅哥,他只是头脑简单的蠢货,那么只需要三秒钟我就不会认为他长得帅了。”

为了多些时间在一起,后两人多次出演同一部电影:2001年克里斯托夫·冈斯的《狼族盟约》,2002年加斯帕·诺极富挑战性的《不可撤销》,2004年他们又合作了《秘密警察》。

在影坛,从不匮乏金童玉女的夫妻档,所以人们把这对并不般配的组合戏称为“美女与野兽”。对这样的定位,文森特霸气回应:“是谁把我和莫妮卡并称‘美女与野兽’的?可你见过哪个野兽,能以百变演技赢取凯撒影帝?你可见过哪个野兽,能携爱女享受异域阳光?你可见过哪个野兽,能对一个人死心塌地?别掩饰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在嫉妒我。”

但共同走过了14年美好时光的一对眷侣,并没有陪伴彼此走到人生的尽头。2013年已经有了两个女儿的他们,由于聚少离多而选择了分手。

《阿尔兹记忆的爱情》里说:“爱情之于智哲,是烈日照在头顶,惊雷划破长空,颤抖的心碎成渣滓,然后完美拼起,了无痕迹。”

尽管这期间她要一片片黏好那些残片,但你收拾不了那遍地狼藉,便要被痛苦吞噬掉。

女人最容易犯的毛病之一,就是对于爱情抱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当一个人的人生价值全部建立在与另一个人的感情或者婚姻之上时,那基本相当于住在流沙上,最常见的结局也无非就是死于心碎。

但婚姻的破裂并没有让她失去对人生的营建,对幸福的追求,她有爱女,有自己热爱的电影,此外她还积极去做公益,去争取女权......

当年她拍《炎夏》时,孩子刚刚出生不到一个月。在电影里,她无比自恋,卖弄风情。但在激情洋溢地演完戏后,她便要赶紧回归正常家庭妇女的生活,给女儿喂奶。刚出生的小家伙有时甚至会整晚趴在她胸前,让她难得一夕安寝。

第二天,她又如常冲向片场。没人知道这个看上去精神抖擞的女子,竟然由于照顾孩子而经常一夜难眠。

事业,让她成为毫无畏惧的“战士”;女儿,让她化身为舐犊情深的慈母。

就在前两年的《007:幽灵党》中,她成为了最新一任的邦女郎。

这在当时引起了颇大的争议。出演邦女郎的她已经50岁了,“这是007的进步,让邦女孩变成了真正的邦女郎。”比起昔日那些青春馥郁,艳光四射的邦女郎,她的脸上明显有了岁月的痕迹,但那份笃定与优雅,大气与从容,让你知道时光最终赠予她的是什么。电影中,她的光彩甚至比蕾雅.赛杜更加耀眼。

《007:幽灵党》剧照

说起怕老怕死这类话题,她觉得那是每个人再正常不过的隐忧。“死生,亦大矣”,所以,人类的软肋在这些终极命题上,显得尤为脆弱。而相对于太多女星隔三差五的在脸上动刀子,她表示完全不能理解,面对衰老这个问题时,她坦然的就像面对自己的美貌一般。从不节食,顺从自然。她只想享受每个年龄段应有的美丽。

对她来说,年龄从来只是一个数字,与性感、美丽、吸引、欲望等等这些词语都没有关系。就像她最新的电影《牛奶配送员的奇幻人生》一样。这是一个战争背景时代的爱情故事,贝鲁奇在其中饰演一位身份神秘的女子,她的角色没有姓名,只叫做“Mlada”,在塞尔维亚语中是“新娘”的意思。库斯图里卡饰演片中那位“牛奶配送员”,他爱上了刚刚来到镇上的这位“新娘”。

在影片的最后,两个相爱的人只在幻想中完成了属于他们的婚礼。在塞尔维亚一处清流激湍的瀑布前,莫妮卡·贝鲁奇身穿白纱,跳水后浪花四溅,全身湿透。彼时,五十岁的她虽不复年轻时的玲珑有致,但那种跨越年龄带来的热情激扬,那种轻灵飞舞,让她性感依然。

炮火下依然欢歌笑语,生命与爱情一样不可辜负。

“这部电影其实证明了爱情与年龄无关。这两位主角都年纪不小了,但是他们见面的时候,你就看到了爱的火花。”

不为年龄设限,无惧衰老。既然美丽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那么,她对它的最大尊重是,既享受它的光芒四射带给她的万千瞩目,也能心平气和地接受它的消亡和以另一种形式回归,这便是对生命最好的悦纳。

现在,她尽量远离镁光灯和名利场。“我希望美丽不只是身体或是脸庞的美丽,而是经历了生活之后,获得了更多的力量带来的美丽。”

在她看来,美丽如果不能由内而生并变得稳固,那它就是无足轻重的。

如花美眷,终不敌,这似水流年。而在与时光博弈的过程中,我们哪个不是它的败将?那能令之恒久绵长的,永远是生命焕发出来的华彩和灵魂的重量。

微信扫描识别二维码
关注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公众号(wcweekly)
可及时收到更多更新鲜的好文章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32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