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昂: 人生开篇灿烂, 却虎头蛇尾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6-27 21:56:12  点击:1344  属于:非常人物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唐·陈子昂《登幽州台歌》

 

世界华人周刊特约撰稿:辛上邪 

 

人生如棋局。有的人逆势生长、越战越勇,最终草根修成正果,而有的则开局大气、结果没落。陈子昂便属于后者。而他的挫折、残败又很少被人知道,大众对他的印象是风骨、豪迈。文学史称其为“唐代诗坛的第一面丰碑”,“有鲜明的创造革新精神”,他的名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被赞扬为体现古代士子心声的千古绝唱。

 

笔记小说中的故事突出他有钱任性的机智:陈子昂蛰居长安十年求功名未遂,便出手阔绰地花重金买了一把胡琴,说自己擅长弹奏,邀请集市上围观群众次日到他住所听琴,并鼓励他们带去相熟的知名人士,有酒菜招待。次日,来了百余人,都是当时的知名人士。

 

大张宴席后,他慷慨陈词,说自己这样有才华竟无人知晓,而一把娱乐用的琴却被众人瞩目,说完把琴扔了、将自己所写的诗文赠予大家。“一日之内,华声溢都”。

 

可惜正史中所载的陈子昂与风骨、豪迈都有些距离。

 

 

 

01.

陈子昂是蜀中的大少。陈家是当地豪族,他的二十八代祖是辅佐刘邦称帝的丞相陈平,十世祖是三国担任过尚书令的陈祇,祖父以“以豪英刚烈”出名,父亲“以豪侠闻”,遇到饥荒,“一朝散万钟之粟而不求报”。

 

陈子昂自幼体弱,但也是在乡里混大的,“以豪家子,驰侠使气”,十七八岁时才开始读书。二十一岁时,去长安读书。好友卢藏用为其所作的传中说他去太学读书,其实陈子昂入读的绝非太学,可能是律学。因国子监下设国子学、太学、律学、书学等六所培训机构,各所都有招生年龄和学生家庭出身的限制,以陈子昂家庭富而不贵、读书时年龄偏大,能进的只有学习行政法律的律学。

 

“太学”期间,陈子昂广交朋友,与几位真正的太学生成为“同游好友”,却未能获得有力的举荐。

 

682年,赴东都科考落地。“转蓬方不定,落羽自惊弦”,素来风调雨顺的大少爷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郁郁返乡。

 

684年,陈子昂再次入东都参加考试。这期间他开始与宋之问、卢藏用、杜审言、司马承祯等交往,号称“方外十友”。这群号称出世的人的最大特点是积极入世,以归隐的手段求仕途。如卢藏用,当皇帝在长安办公时,他在终南山隐居,等皇帝搬到东都洛阳后,他又去嵩山隐居,最终被武则天发现而予以任用。

 

更不必提宋之问不停地更换靠山、甚至卖友求荣以求闻达。司马承祯是茅山派道士,也常被朝廷召见。近朱者赤,与这班朋友厮混后,陈子昂在中举后也很快找准机会而被任命。

 

 

 

中举时,高宗驾崩未久,武则天正在竭力掌控朝政,陈子昂适时地上书武则天,赞其为“非常之主”,提出武则天不必跟随高宗灵驾返回长安、洛阳亦可造皇陵、武则天出面主持政务等建议,正中武后下怀。

 

藉由此举,陈子昂终于释褐成了官员,被任命为九品下的秘书省正字,多次受召见。陈子昂“貌柔雅,性偏燥”,可能是性格不太柔顺,故未能如其他一些貌美的才子那般被武后提拔为近身侍臣。他却很有创意,又提出来在东都修明堂、兴太学。

 

690年,祝贺则天改国号为周、登基为帝时,陈子昂更是上书《大周受命颂》,“以媚悦”武则天。官位不高,但不妨碍陈子昂悠游于东都朝野,写文赋诗,红极一时。据说,他所上书的《谏灵驾入京书》在洛阳风行,引发洛阳纸贵现象。其实,臣子给朝廷的建议书如果不是当局者有意流布,又怎可能被百姓传抄?

 

官场有官场的习气,世家子从小耳濡目染都知道,布衣从政的就未必能准确地把握了。陈子昂的仕途并不顺利,他不知道一路攀升有多难。

 

 

02.

686年,九品的陈子昂随七品的乔知之跟随军队北征,还朝未受到封赏,“还汉功既薄,逐胡策未行,徒嗟白日暮,坐对黄云生”,失望、不满之情马上流露出来。乔知之对陈子昂十分欣赏,可惜彼时乔知之已是半百之人,几年后,因爱妾被武则天的侄子、宰相武承嗣霸占而受陷害致死。陈子昂没有可依靠的近身的恩主,但他仍坚定地支持武则天,在政治上提出兴邦之主张,文学上破旧立新,尤其反对武则天厌恶的上官仪的上官体

 

689年,麟台正字的任期结束,陈子昂被提升为从八品下的右卫胄曹参军。六十多年后,杜甫因给玄宗献上《三大礼赋》而被玄宗赐以同样的官职。691年,陈子昂的继母过世,他返乡守丧。三年丁忧结束回东都,694年,被提升为八品上的右拾遗——杜甫曾任左拾遗,故二人分别被称为陈拾遗、杜拾遗。

 

任右拾遗不久,陈子昂以与逆党有染而入狱一年,出狱后仍官复原职。入狱的具体原因和过程无从查考,但有学者认为,这一年并未受太多苦楚,因其在“禁所”还能宴请朋友、作《宴胡楚真禁所》。

 

695年,陈子昂意图戴罪立功,跟随武则天的另一个侄子武攸宜北征契丹,至幽州。军队大败时,陈子昂请缨,愿带先锋部队上阵,武攸宜未采纳反将其降职,因此写下了著名的《幽州台歌》。这首诗起初并未被传播,亦有赖于卢藏用为其所作的传中体现,才得以被世人所知。

 

 

 

03.

698年,陈子昂以父亲身体不好而申请解官归隐,“天子忧之”,批准其带职返乡。回乡后,陈子昂“爱黄老之言,尤耽味《易》象”,筑茅屋采药炼丹。次年,老父病故。接着,县令段简陷害陈子昂,在陈子昂贿赂他二十万钱后,仍将其收入狱中。陈子昂忧愤交加,体力不支到难以起身,自占一卦为凶,“仰而号曰,天命不佑,于是遂绝,年四十二”。

 

段简贪婪、残暴、又懦弱,他的妻子被酷吏来俊臣霸占后,来俊臣又看上了他的小妾,他闻风主动将小妾送去。县令是七品,比八品的拾遗略高,但亦不至于获巨额贿赂后,仍敢将带职的朝官害死。

 

陈子昂之死因观点纷呈,一种观点认为陈子昂当年反对上官体激怒了696年开始逐渐掌权的上官婉儿,由是被害。

 

另一种观点认为是武攸宜对陈子昂的厌恶意犹未尽,誓将其赶尽杀绝。

 

第三种观点认为陈子昂屡次上谏,得罪武三思等人,故他们借段简之刀杀人。还有人认为,陈子昂占卦后绝望而亡。

 

无论如何,陈子昂的死确实莫名其妙,他的一生仿佛一部虎头蛇尾的书,“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
 

微信扫描识别二维码  
关注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公众号(wcweekly)
可及时收到更多更新鲜的好文章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83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