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玫: 金庸曾经的“敏郡主”, 缘来时为他画眉, 缘尽后画地为牢画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6-18 21:53:21  点击:1847  属于:非常人物

朱玫与金庸

 

她出身名门,灿如玫瑰,毕业名校,学贯中西;她爱上了一个才子,于是,陪他踏遍江湖。

 

世界华人周刊特约撰稿:钱秋菊

 

笔名紫苑飞红,喜爱田园生活,自娱自乐,自我满足,是一名快乐而幸福的全职妈妈

全文3885字,读完大约5分钟

 

她出身名门,灿如玫瑰,毕业名校,学贯中西;

她爱上了一个才子,于是,陪他踏遍江湖,但谁料,画眉之喜转瞬便成了切肤之痛?
她,是金庸大侠的第二任妻子,美丽优雅,聪明果敢;
她,是《明报》的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女记者,《明报》成功,她却失意隐退;
她是朱玫,金大侠在与白岩松回望往事的时候,曾经哽咽地道:“我对不起她……”可惜,伊人已逝,再无原谅的可能。

一遇金郎许终身

金庸说,他最理想的爱情是,一见钟情,白首携老。

张信哲唱过,爱是一种信仰,把我带到你的身边。

因为这样的一种信仰,朱玫爱上了金庸。

朱玫原来是金庸的小说迷,因为敢于提出大胆辛辣的批评意见被金庸注意。

朱玫家世显赫,出生于英国,学贯中西,聪明能干。人长得也像玫瑰般娇艳。

朱玫,原名朱露茜,毕业于香港大学,是一个美貌与才华兼具的女子。年轻时的金庸英俊帅气,又会写得一笔好文章,社论,让她萌生了爱意,可惜,那时的金庸已经情定杭州美女杜冶芬,夫妻相随,颇多圆满。

第一任妻子叫杜冶芬美艳动人 人称杜四娘

杜冶芬是金庸在《东南日报》任职期间娶的第一位太太,美貌多情,骨子里有着世家千金的娇柔二气。在《大公报》的老同事回忆起来时,说她虽然随着金庸住在香港,可是因为她不懂粤语,不能与人自由地交流,又因为金庸工作繁忙,很难有时间陪她,所以她经常大发脾气,后来更是逼迫金庸签下了离婚书,独自返回了杭州。

金庸晚年回忆起她时,还情绪激动地说:“是她背叛了我,第一次结婚的时候,她很爱我,我很爱她,但后来离了婚,你问我后不后悔,我说不后悔。”

所以,朱玫对金庸萌发爱意的契机成熟了。却不料,她的表白他没有接受,因为他暗恋上了当时光彩夺目的长城大公主夏梦。

夏梦与金庸合影

夏梦,一位拥有着神一般的演技,和仙子般风姿的女人,谁人不爱?据说追她的队伍能从内陆一直排到香港去,金庸因为写影评,瞥见了她的丽影后就开始茶饭难思了。

金庸评价夏梦的语言如诗般华美:“西施怎样的美丽,谁也没有见过,但我想她应像夏梦才名不虚传”,为了亲近佳人,他自比唐伯虎,甘愿投身到她所在的影视公司去做一个小小的编剧,他为她量身打造剧本,他将剧本的名字定为《绝代佳人》,可见,他对她的情感有多深。

爱情是不分对错的,飞蛾扑火般的炽烈不只金庸有,朱玫也有。

当夏梦明确地表示自己已经结婚并且非常地热爱自己的先生,拒绝了金庸的时候,金庸无疑是难过的。朱玫绝然地抓到了这个机会,于是,她成了金庸的“退而求其次”。人类的爱情保质期本来就短,那个无法拥抱进怀里的女子就随她去吧,这个美丽而痴情的新人也未尝不可。

因为爱而不得,金庸最终只能离开长城影视,与其天天目睹女神与别人的相伴相随,不如自己闯出一片天地。

金庸离开长城以后迅速做了两个决定:一是创办《明报》,二是和朱玫结婚。

朱玫与金庸结婚的那一天,她短发、圆脸、长眉,戴耳环,穿旗袍,秀丽而典雅。这一年,朱玫21岁。朱玫怀着她的爱情嫁给了金庸,成了查太太。

因为有前妻的背叛在前,金庸已经不再乐于表达喜悦了,而朱家人也非常的不同意朱玫嫁了一个离婚的男人,更何况,金庸当时算是一穷二白。在几位好友的参与下,他们的婚礼简单得仿佛从未发生过,婚后,他们也只能租房住。

以金庸编剧、稿酬及工作的收入,他本可以给朱玫一个好日子过。但金庸却突发奇想,创办报纸。对于这个决定,谁都知道风险性极大。在当年的香港曾经有一种夸张的说法:“如果你与一个人有三世仇,就去劝他办报纸。”

朱玫没有反对丈夫的决定,大概她是做的这样的决定的吧。你若厌烦锁枷,我便为你描线绣花;你若穷困潦倒,我便陪你君临天下。

1960年金庸与电影《神雕侠侣》演员在一起

相伴微时苦创业

朱玫受过良好的教育,英语也相当不错,工作能力很强。在二十出头的大好年华里,她随着他开始创办《明报》。

起初,人手不足,金庸创办《明报》,自任主编,朱玫便成了报社唯一的女记者,风餐露宿,追逐焦点,遍尝艰辛。

在此期间,朱玫为金庸连续生下四个孩子,家庭的担子重了,事业的担子她也不能够放下来。最辛苦的时候,朱玫左手抱着孩子,右手还在奋笔疾书!当今社会女职员的辛苦,她品尝得更为全面。

创业艰难,资金短少,曾经的名门千金变得精打细算,她要计划着用最少的金钱来满足全家几口人的生活所需,最窘迫的时候,她甚至变卖了自己的陪嫁首饰来换得《明报》的喘息之机。

那是一段相濡以沫的日子,她与他同甘苦,共患难,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她在外雷厉风行是个才华横溢的女记者,在内辛苦操持是金庸和孩子们的好靠山。夫妻二人也曾在港口相互依偎,缠绵无限。她以为,他终究爱上了她,因此即使前路坎坷也幸福无比。

金庸与子女査传侠、査传诗

到1970年,金庸已经写完了14部长、短篇武侠小说,他将作品名称的首字连成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他的武侠小说在华人世界风靡一时,《明报》也发展成香港畅销的大报,金庸夫妇还陆续创办了一些子报,终于走出了困境。

渐渐的,《明报》开始有了起色了,一步步地成为了香港最具影响力的大报,朱玫与金庸的创业成功了,几个子女也都很有出息,朱玫本想歇一歇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更大的危机出现了。

有人曾经写过这样的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有爱情的婚姻在经年累月的消磨以后还会出现厌烦期呢,更何况她与金庸的爱情只是一场“退而求其次”,婚姻走了二十余年,金庸与她的关系开始难以维持表面的和平。

好友林燕妮曾经评价过这段婚姻:“金庸第二位太太朱玫,是与他共同打江山的女强人,美丽能干,他们生下两儿两女。也许英雄见惯亦寻常,婚姻中少了互相欣赏,再加上其他原因,终于分手了。”

金庸与林燕妮、张彻、倪匡等

简单的几句话,写出了几多辛酸。痴情的女人啊,你爱上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以后,最好的结局不过是俗尘到老,最坏的结果却是他另有所爱!

金庸对所有的朋友说,他要求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和前妻朱玫没有共同语言了。

创业之初,朱玫一个人当多个人用时,金庸不觉得他们有多么不合拍,相反朱玫敢作敢为的行为还为他省去了不少的麻烦,即使朱玫生气暴躁起来,他也知道退让,可是,当事业已经成功,身价暴增的时候,金庸忽然发现朱玫是那么的不可理喻了。

他们开始经常争吵,为公事,为私事,家无宁日。这个时候,他们的大儿子在彼岸求学,闻之父母起了分开之意,便苦劝二老,可惜,这两个曾经携手并进的人再也不能够彼此相敬了,朱玫提出分手,金庸不同意。朱玫与之闹冷战,分居。金庸苦闷之余开始找地方解酒去了。

据说,金庸与他的第三任妻子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的。

总到酒馆借酒浇愁的金庸和青春美貌的酒馆小侍应林姑娘相遇相知了,他们的浪漫开始上演。小侍应成了金庸大侠的解语花,金庸大侠成了小侍应的救世主,朱玫呢?她成了他回避不及的那根刺。

朱玫闹脾气归闹脾气,可是事业是一点没扔下,但她渐渐地发现金庸已经不怎么来报社的办公室了,他的稿子由一个陌生的小助理取来送去,她问小助理:“金庸现在住哪里?”小助理不敢说,但也知敌不过老板娘的追问,最终吞吐了实情,朱玫才如梦方醒。

朱玫跟踪了金庸,发现了他与林姑娘的故事,不由得怒火中烧,大骂一顿后扬长而去,金庸在她身后却气得发了病,林姑娘又一次成了救火队员,看着暴躁张狂的旧爱和知情懂暖的新欢,金庸一下子心中便有了决断。

年轻时的金庸(右一)

这一次,金庸提出了离婚。朱玫崩溃出声。

大洋彼岸的大儿子发现劝和不了父母,又因为自己的感情也遭遇触礁,竟然产生了厌世的想法。1976年10月,金庸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的大儿子查传侠自杀身亡,时年不满20岁。

朱玫啊,遭遇了丧子之痛,丈夫已背叛,婚姻已无缘,她也只能含泪签下离婚协议书。在事业上,她是女强人,在生活中,她也是杀伐决断的女将军,于是,她向金庸提出了两条苛刻的条件:

一是金庸付一笔钱作为补偿;

二是该女侍应要去扎输卵管,才可与金庸结婚。

身为母亲,朱玫为自己的孩子们争到了绝对的选择权。因为金庸与朱玫已生了数名子女,若女侍应又有了孩子,她的子女一定会被忽视,所以她要求金庸不管与谁结婚都一定不能有孩子!

金庸与林乐怡

金庸答应了这两个条件,之后便与朱玫正式离婚。女侍应正式的嫁给了金庸,成为第三任查太太。这位女侍应便是林乐怡,她足足小了金庸二十九岁!说来这女侍应也爱惨了金庸,所以即使因为爱情而无法拥有自己的儿女也甘之如怡。

晚年美人多悲凉

离婚后,朱玫搬离了金庸的视线,或者说她根本不想再在视线之内见到金庸了,她也离开了注入无尽心血半生操劳的《明报》,甚至英语绝佳的她也放弃了再做记者,爱情伤人于无形,却可让人永世畏惧那份疼痛。朱玫从此后就从世人的眼中消失了,这个曾经的查夫人在史料上也注定成为了一团迷局。

林燕妮在《香江第一才子·查良镛》文中写到朱玫"也属性刚之人",《明报周刊》总编辑雷炜坡结婚时,在郊外举行婚礼,她也到场祝贺。金庸问:"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朱玫只回以淡淡一句:“不用了。”

1989年金庸在明报大厦办公室

离开了金庸的朱玫不再延续她的传奇,她已经心灰意冷了。

最后,朱玫在孤独和贫困中度过后半生,1998年11月8日她病故于香港湾仔律敦治医院,享年六十三岁。替她拿死亡证的,既不是她的前夫,也不是她的儿女,竟然是医院的员工,晚境之凄凉令人唏嘘,与金庸晚年的风光更是构成了巨大的反差。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金庸用一个又一个爱情故事诠释了这句话,而他自己却始终无法做到。这就只能使他成为一个著名的报人,小说家,却始终无法成为一个好丈夫……

 微信扫描识别二维码   
关注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公众号(wcweekly)
可及时收到更多更新鲜的好文章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9699 bytes) in /data/home/byu5170420001/htdocs/App/Core/Lib/Driver/Db/DbMysql.class.php on line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