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王力宏5年生3胎,却一夜之间把他“毁”掉,她太刚了!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12-18 17:38:29  点击:722  属于:要闻热点

5年生3胎的背后,真的是爱吗?



一名女作家曾在一篇文章中表达过对一名女子行为的不解:

“我惊呆了!想,她为什么要撞树呢?多疼啊!

很多年后,当我经历了人生真正的疼痛之后才知道,那不是痛,是幻灭。”

对于王力宏的前妻李靓蕾来说,她经历的怆痛与幻灭,是在目睹曾经最信任的丈夫王力宏——这个被称作“华语乐坛最优质的偶像”的诸多行为后,便已经产生了。





在离婚几天后,李靓蕾写下长文,如实描述了这段带给她噩梦一般体验的8年婚姻,以及王力宏在婚内令人三观尽毁的行为。

李靓蕾表示,写这封信是她做过最困难的决定,觉得人生真的很不容易。




她称自己多年来一直在怀孕生子,却遭受王力宏家人的冷暴力和羞辱,为此签订了诸多不平等条约。而王力宏不仅在其怀孕期间出轨,而且更令人心寒的是,在离婚之前,就已经计划周详地把财产全部转移干净。

非但如此,他在离婚后继续维护他完美的人设,成功地甩锅给李靓蕾与母亲,让曾经为他生儿育女的前妻陷入舆情汹涌的压力与暴力之中。

《增广贤文》里讲:“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如若不是受到巨大的伤害与羞辱,以及面对难以修复的破裂,李靓蕾的复仇也许会止于顾念旧情的不忍之中,毕竟,那是她用了整个青春与生命爱过的人;毕竟,那是她与之结婚8年,为其生了3个孩子的枕边人,是她无论什么时候看向他,一双眼睛里都闪烁着动人光芒的完美偶像。

这个完美得近乎神的男人,是她曾经高山仰止的榜样。

王力宏6岁学小提琴,8岁学钢琴,13岁就独立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首歌。他还会7种语言、精通13种乐器、拥有双博士学位。



● 王力宏是威廉姆斯学院最年轻的荣誉博士,在美国文理学院排行榜中,威廉姆斯学院位居全美第一

他23岁拿下人生中第一个金曲奖,成为了金曲奖史上最年轻的男歌手获奖人;被美国网站评选为“80位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美籍亚洲人”之一;英国权威音乐杂志也将王力宏封为“东方猫王”。

而生于1986年的李靓蕾也绝非平庸女子,她曾就读于美国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专攻金融工程以及运筹学,4年后获得工程理学学位,之后又在哥伦比亚商学院攻读博士,毕业后进到美国金融巨擘——摩根大通公司上班。

此外,她还曾在多家知名公司任职,她的履历表堪称金光闪闪。




为了娶到李靓蕾,王力宏——这个一向看似少言寡语的男子,用了最浪漫的方式——收齐50万名粉丝的求婚宣言,才让李靓蕾最终答应了他的求婚。

在一场演唱会上,他跑下舞台,取下背在身上的吉他,手扶栏杆,然后用一个漂亮的引体向上与爱妻亲吻,那一幕至今为人津津乐道,作为他们也曾深爱过的明证。




婚后,曾经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李靓蕾,洗尽铅华,洗手作羹汤,化身他背后最温柔的妻子,不仅在8年里为他生了3个孩子,而且完全以家庭为主场,消隐了自己的光芒,一心一意续写属于他们的爱情童话。

甚至,她一度冠以夫姓,将自己的名字改为“王靓蕾”。




李靓蕾婚后的微博日常中,几乎只有丈夫和孩子。

她尽职尽责地做着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她经历了漫长的孕期和哺乳期,但她从来没有休息期。

产后不久,组织招待几十人的大型派对,她完全自己搞定。




面对无休无止的付出,李靓蕾极少抱怨,但在一条微博里,她还是流露出了自己的伤感:自己完全没有时间运动,身体发生了变化,逐渐忘记曾经的自己。




这个被她忽略的自己,也没有被丈夫善待。

心酸不是没有,委屈不是没有,失望不是没有,但她在被对方洗脑的同时,也在努力说服自己:“王力宏是要改变世界的人,所以,我怎么牺牲都值得。”

但什么是值得呢?所托非人,就不能再称作“值得”。

她将他当做了爱与幸福的信仰,直至有一天,信仰崩塌,她终于从一场幻梦中醒来。

然而有人醒来,有人仍在“沉睡”。





前几天,香港演员陈浩民的妻子蒋丽莎迎来了36岁生日。蔡少芬、洪欣、陈法蓉、拳王夫妇等诸多圈内外好友前去捧场,一场热闹非凡的Party力证了蒋丽莎的好人缘。




但现身于合照中的蒋丽莎,作为一代模特新秀,从曾经的艳冠群芳,到如今,即便有美颜和滤镜的加持,仍然显出了一种与年龄并不相符的倦怠。

回头再看看三年前,当时只有33岁的蒋丽莎,更有一种蓦然心惊的感觉。




如花美眷,难抵似水流年。其实,对于蒋丽莎而言,这种提前到来的衰老,绝不仅仅是岁月之“功”。

蒋丽莎嫁给香港演员陈浩民,已经十年了。

这十年,不是蒋丽莎享受夫贵妻荣的过程,而是一场通过不断生育,试图防止他“旁逸斜出”的“狙击战”。

结婚那一年,她26岁,绮年玉貌,是如花盛开的女子。

同年,她生下了与陈浩民的第一个孩子。

但在此后5年,她4次剖腹产,共为他生下了两男两女。

有记者不解她5年4剖的疯狂之举,她却有点无不得意地告诉记者其中的缘由。

“这么多孩子,的确能捆住我老公。毕竟,他比谁都知道,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接这么大的盘。”




如她所愿,陈浩民在她孕期被曝出花边新闻后,似乎再没出现过类似的不堪。

这场耗费了她的青春与美貌,并押上了“5年4胎”的赌注的婚姻,成为她人生中的最大“修罗场”。

蒋丽莎1985年出生在篮球世家,著名篮球运动员隋菲菲就是她的表姐。

还是孩童时,蒋丽莎就比同龄的孩子高挑许多。初一时,她就进入了湖南省体委的篮球队。

此间,她多次代表湖南参加全国青少年篮球大赛。在赛场上,她是铿锵玫瑰,身姿矫健,攻防皆擅。

高二时,蒋丽莎还获得了“国家一级运动员”的称号。




14岁那年,蒋丽莎的身高已达到了1.65米,亭亭玉立的身姿,清纯甜美的长相,很快就有模特公司向其伸出了橄榄枝。

虽然父亲当时以文化基础不牢的理由婉拒对方,但在18岁那年,蒋丽莎还是走上了“T台”。

运动员的经历,练就了她勤学苦练的本领。为了能够在“T台”上呈现出尽善尽美的一面,她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每天训练7、8个小时之久。

时值酷暑,她经常挥汗如雨,有一次中暑,她险些摔倒。虽然训练苦不堪言,但她仍然坚持了下来,最后一直走到了总决赛的现场。




● 蒋丽莎
2003年,她获得了“湖南新丝路模特大赛”的季军。获奖不久,她不仅被保送到了北京服装学院,还多次受邀参加法国、韩国等国际服装周的走秀。

此后的几年,因容貌甜美可人,又是模特出身,她为“索尼”拍摄过平面广告,还出演了周杰伦“动感地带”的MTV,在里面留下了惊鸿一瞥的倩影。

2005年,蒋丽莎在“环球比基尼小姐大赛中国赛区总决赛”中,凭借自己出色的表现,获得了亚军、十佳、最佳上镜奖的好成绩。




● 左一:蒋丽莎
赛后,她还成为了有着“天下第一门”之称的尧都中国华门的形象代言人。

那时的蒋丽莎,刚刚20岁,青春无敌,名利双收,属于她的锦绣画卷正在徐徐铺展。

尽管光环加身,但因为持有明确的人生目标,让她在面对一些诱惑时,表现出了十足的清醒。

曾有一部时尚剧找到蒋丽莎,邀其出演女二的角色。当得知可能要为此付出休学半年的代价时,她果断地拒绝了对方。

“我觉得磨刀不误砍柴工,学习更重要,内外皆秀是我的目标。”

那时,她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是去法国读书。




当她如愿以偿到了法国后,又重新调整了自己的事业路径:

“虽然我喜欢‘T台’,但模特并不能终身从事。我学服装设计就可以一辈子为‘T台’服务了,我要打造自己的品牌,让世界上的优秀模特都穿上我们中国人设计的衣服。”

那时,从一名模特到服装设计师,从国内走向国际,是蒋丽莎心中的“星辰大海”,她笃定于此,并昂首前行。

如果不是结识了陈浩民,蒋丽莎如今的身份也许是一名“服装设计师”。

但人生的陡转,也许就是源自一场遇见。它足以改天换地,也可以摧天坼地。





蒋丽莎是在一次宴会上,经人介绍认识了陈浩民。那时的陈浩民因出演《天龙八部》《封神榜》《活佛济公》等知名影视剧,被誉为演艺圈里有名的“玉面书生”。

面对比自己小了16岁的清纯俏佳人,陈浩民止不住心旌摇曳。

这种年龄上的悬殊,构成了一份神奇的魅力,也造成了经验上的不对等。而后者,更变成了一种智识与城府上的优势。

再加之一向御女有术的他,很快便势如破竹,赢得了美人芳心。两人随之确立了爱情关系。

交往一年后,两人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令人讶异的是,短暂的蜜月期后,蒋丽莎便启动了5年生4胎的模式。

虽然现代医学发达,女性生孩子不再像过去那般充满无数的凶险,但有些时候也要冒着一脚踏进鬼门关的极大风险。

生死之间,有时不过是一线之悬。稍有不慎,便可能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更何况十月怀胎的过程,不仅要承受夜夜辗转、寝食难安的焦虑,也要忍受妊娠期间带来的种种不适,更要面对一朝分娩时撕心裂肺的创痛。




从医学层面上讲,人体的疼痛等级从一级到十级,生孩子时候的疼痛是人体最高级别。这种疼痛相当于12根肋骨骨折。

专业医生建议女人剖腹产后,要休养至少两年才能孕育下一个孩子,毕竟,剖腹产对女人的伤害是巨大的,没有足够长的时间予以复原,无疑是对身体的极大戕害。

但蒋丽莎在短短的5年之内,却相继为陈浩民生下了4个孩子。




中间间隔时间之短,令人瞠目结舌。

生完四胎后,元气大伤的蒋丽莎一天月子都没坐过。

这竟然让陈浩民以此为荣,并在网上加以炫耀:“我老婆是万能超人!”




在一般普通人家里,通常带一个孩子都要举全家之力,但因为陈浩民常年在外拍戏,蒋丽莎一人要亲自抚养四个孩子,连保姆也不请,经常被累得崩溃大哭。

但当她打电话向陈浩民诉苦时,陈浩民却颇为不解:有那么累吗?

女人的很多委屈,都是被亏欠出来的。

但面对丈夫的无动于衷,她学会了自我消化。




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今年只有36年的蒋丽莎,如此苍老憔悴的原因。

对于自己的选择,蒋丽莎是如此解释的:

“我生这么多孩子,是为了拴住老公,我觉得人就是这样,他的心在你那儿,你还怕他跑到哪儿去。”

她意图用孩子拴住他,更用“低到尘埃里的爱”去赢得他。

2011年,陈浩民在一次酒局后,被爆出对一名19岁的模特不轨之事,从最初的百般抵赖,到最终真相大白,他不得不召开记者招待会,进行道歉。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陈浩民居然把当时已经怀孕八九个月的蒋丽莎也带到了现场,夫妻二人一起痛哭忏悔,乞求原谅。

当时就有网友评论道:陈浩民哭的是事业,但他的妻子,或许哭的是自己的命运。




表演仪式完毕,他从此“洗心革面”,她亦“慈悲为怀”,慷慨地迎接一个浪子的归来。

继而,她用接二连三的生儿育女,挽留他彷徨四顾的脚步;且以任劳任怨的奉献与牺牲,打造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





但在这个看似无懈可击的形象背后,有多少是她甘之如饴的情愿?有多少是饮恨吞声的委曲求全?

我忽而想到,大清亡了一百多年了,在中国大地上盛行了一千多年之久的“缠足”已经被废除了一百年了,中国女子的束缚真的彻底得到解除了吗?

女性真正意义上的解放,绝不仅仅是剥除了那长长的、令其身心都遭受摧残的“裹脚布”,也不仅仅是从倡导“男女平等”开始,而是从女人的自我觉醒,自我解放开始。

当一个女人经济不独立,思想不独立,精神不独立时,只能将依附作为立世之本,只能将与同性之间的倾轧与争夺作为适者生存的“杀手锏”,只能不断地降低自己的底线与尊严以换取对方的施舍与垂怜。

法国存在主义作家波伏娃曾在她的《第二性》里说:
  • “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不论在成年还是小时候,他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
  •  
  • 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通常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当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充满了物欲,越来越陷入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的渊薮时,女性所受的这种诱惑就越多。而这种被诱惑的背后,是以丧失话语权与选择权,丧失独立、底线与尊严为代价的。

女人,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人,然后才是妻子,是母亲,以及其他被社会赋予的角色。




而女性在家庭与社会的付出,该是对等的投入,是理应被尊重的价值,是令你的生命焕发出美好的意义所在,而不是仰人鼻息的攀附,不是曲意承欢的讨好,更不是失去底线的迁就。

“如果一个女人的悲剧或喜剧不再被男人所左右,那么,她就活出了另一种气象。”

所以,独立之于女人,不是一句空喊的口号和矫饰的标榜,它更应该是一种实际的践行。

这让我想起了台湾著名诗人席慕蓉。

席慕蓉曾在她的大学毕业美展上,和一个叫阿雄的同届艺术生吵得面红耳赤。

阿雄来看美展时,对包括席慕蓉在内的很多女生说:“你们这些女生现在拼成这样到底是要干什么?到最后一个个出校门就嫁人生孩子去了,这些奖捧回去当嫁妆吗?有什么用?”

席慕蓉把笔一摔,怒怼道:“为什么没有用?假如我们一直画下去的话当然就有用!你们男生将来还不是会结婚,会有家累,也会有人改行?”

后来,席慕蓉返台成家立业,却并未阻止她在画界与文坛大放异彩。



● 席慕蓉

席慕蓉将这段青春往事写进了她的散文《一辈子,总要做一次自己》中。同时写入文章的,还有这样一段话:
  • “我们并不是要去争夺,也不是要去刻意表现,我们只是想在自己这一段生命里做一次我们自己。我们可以用很多时间尽量做好一个女性应该做好的那些角色,就像男性也要做好丈夫和父亲的角色一样。但是,我们也有权利给自己另外走出一条路来,在这条路上,我们只是一个独立的生命。
  •  
  • 我们应该有权利在某些时刻里,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生命。”


这个独立的生命,不妨碍她成为贤妻良母,不妨碍她在人生的舞台上长袖善舞,扮演其他种种的“角色”,但她最想扮演好的角色,是自己。

这个自己,没有以失去原则为前提,没有以交换自己的尊严为代价,没有以泯灭自己的追求为牺牲。

所以,直至多年后,她仍能以清丽深情之笔写下那段让她没有失去自我,而是对一切充满感念的诗句:

“我只能来这世上一次,
所以,请再给我一个美丽的名字
好让他能在夜里低唤我
在奔驰的岁月里
永远记得我们曾经相爱的事。”

台湾著名诗人痖弦对她的诗歌如此评价:

“现代人对爱情开始怀疑了,席慕容的爱情观似乎在给现代人重新建立起信仰。”

多年过去了,我们的信仰经历了一次次被摧毁与重建的过程。而重建的密码,则掌握在从未失去对希望的信仰,更掌握在对自我信仰,进而构筑起生命坚固堡垒的人手里。




常言道,“花有移时根常固”,而这个“根”,就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本:谁也无法夺去的傍身之技,拥有自我的主张与信念,以及面对一切摧毁时还可以复原的强大灵魂。

哪怕这个过程,是何其漫长与艰难。

就像李靓蕾在微博结尾写的那样:

“从今以后,我要善待自己,我会重生,也会做孩子们最坚强的倚靠和最好的榜样,让他们知道,人生就算跌到了谷底,一样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再爬起来。”




大抵,世间的所有救赎,皆始自于一场自我的开释与拯救。文/荠麦青青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