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中国船员连杀7名韩国人,文在寅却亲自为其辩护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10-25 21:19:04  点击:762  属于:要闻热点




一场25年前的疯狂杀戮。

1、

1996年6月16日,为了挣钱养家,7名中国朝鲜族农民登上了韩国的远洋渔船。

年龄最长的叫全在千,他是名退伍军人,当过村小学的音乐老师,已经有了一次出海经验。

其他6人都是20多岁,首次当水手,每人交了2万块的抵押金。不料这一去,竟遭到了百般刁难。

他们于夜晚启航,第二天早上,缺乏经验的6名中国船员就因为表现糟糕,受到甲板长的辱骂殴打,而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第三天的时候,甲板长问中国船员李春胜:“(你家)孩子是从哪里出来的?”李春胜回答道:“从老婆的肚子里。”

结果甲板长像戏弄小丑一样,狂笑着拍打他的头部:“难道不是从你家母狗的肛门里掉出来的吗?”

面对着如此的侮辱,李春胜选择了忍耐。人在屋檐下尚且需要低头,更何况在茫茫大海上呢?

几天之后,连干活麻利的老手全在千也被打了。甲板长以出来慢为由,猛地挥拳打中了他的面部,嘴里还骂骂咧咧:“你以为我前几天不打你,以后也不会打你了?”



● 韩国漫画还原

全在千的鼻子瞬间流血,忍着疼痛,连忙认错道歉。他知道顶撞毫无用处,只会招来更狠的报复。

“能怎么样呢?韩国是发达国家,哪怕我们和他们说着一样的语言,但毕竟我们从那么穷的东北农村出来。”

摊上这样的甲板长,难道船长就不出来主持公道吗?你想多了,船长曾经将一名印尼船员打成重伤,比甲板长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他们看来,管理外籍船员最好的方法就是打骂。但不巧的是,这次他们碰到了一群火,结果被火烧成了灰烬。


2、

远洋捕鱼曾经在韩国很吃香,但当时的韩国已经一只脚踏入发达国家,年轻人早就对这个又苦又累的行业失去了兴趣,因此才招收许多外籍船员。

这艘体型较大的渔船名叫“佩斯卡玛号”,共运载25人。除了7名中国人外,还有10名印尼人,余下的韩国人则包揽了船长、副船长等重要职务。



● 佩斯卡玛号(Pescmar)

船长名叫崔基泽,对于欺负外籍船员的事情视而不见。由于工作进度缓慢,本就暴戾的他变得更加阴郁。

第10天的时候,船长带领全体船员首次在船尾执行投绳作业。由于一位中国船员动作迟缓,甲板长又像以往那样又打又骂。

本来就一肚子火的船长,也变得暴躁起来,拿起鱼和工具就砸向身边的中国船员。

没想到,李春胜在被砸中面部后开始躲闪。这下子彻底惹怒了船长,他拿起了铁器追击,大家都胆战心惊地停止了工作。

事后,船长把火撒到了所有外籍船员头上。他们都被要求跪在地上,逐个被铁棍敲打屁股。



● 现场还原

连日受辱的李春胜再也无法忍耐,他猛地站起身来,掐住了船长的脖子。其他的中国船员也迅速操起家伙,防备韩国管理层的攻击。

印尼船员也备受虐待,倒向了中国一边。船长先是叫嚣着火拼,但最终认识到了劣势,许诺以后不再打骂。

但他的心底,始终鄙视这些外籍船员,心底又生出一条奸计,彻底把中国船员逼上了绝路。


3、

自从对峙事件之后,船长确实履行了承诺。但折磨人的方法多的是,他给中国船员安排了巨量的工作,每天要干近20个小时,饶是铁人也顶不住。

再这样干下去,身体很可能出大问题。中国船员们在商讨后决定保命要紧,钱不挣了,只希望提前下船回家。

不过有位叫崔万峰的中国船员,仍想继续留在船上。因为他采取恭维的策略,赢得了韩国人的好感。

船长起初不同意,后来勉强答应,要6人签署“下船保证书”。等到他们按完手印后,船长把保证书翻了过来,露出了凶恶的面目:“乞丐般的崽子们,能那么容易放你们走吗?”

只见背面写道:“6名中国人登船后不服从船长和甲板长指示,随心所欲拒绝工作,并手握凶器企图杀害船长,存在暴行,决定驱逐出船!”

这罪名可大了!船长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他们丢弃在澳洲东边的西萨摩亚岛上,并且让当地的警方逮捕他们。



● 图中红点为西萨摩亚位置

这样一来,不仅拿不到钱,还要承担拘留期间的吃住费用,驶向该岛的燃料费,再加上飞越大洋的机票钱、上船前交的抵押金。

算下来平均每人负债十几万,这对于当时的东北农民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他们一下子都感觉天塌了,所有的憧憬都变成了碎片。

他们不断地哀求船长,但船长恶念坚决。精神趋于崩溃的中国船员,只能借酒浇愁,却在酒精的刺激下,也悄然生出了恶念。

有个船员就提出:既然左右都是坏结果,不如先下手为强,把船长弄死。

年龄最长的全在千当起了带头人,决定在深夜动手。


4、

凌晨3点,全在千以有船呼叫为由,把船长崔基泽喊醒。当他到达操舵室后,被几名埋伏好的中国船员挥刀刺死、抛尸大海。

随后他们又如法炮制,杀死了其他韩国船员。只有一个叫李仁锡的韩国船员幸免于难,因为他平常对待中国人很友善。




杀红了眼的中国船员,最后还把目标锁定在了内部“叛徒”和坚持留在船上的印尼人员,于是又杀死了老乡崔万峰和3名印尼船员,死亡人数上升到了11名。

自此之后,6名中国船员控制了渔船,毁掉了所有的无线电设施,并调转船头,准备偷渡到日本,从此隐姓埋名。

唯一幸存的韩国船员李仁锡和余下的7名印尼船员,都担心被灭口。李仁锡以船只倾斜为由,把中国船员们骗到了鱼舱内,最终联合印尼人夺回了渔船的控制权。



● 6人被捕

8月24日,日本海警终于发现了他们。渔船上凌乱的物品和血迹,无声地诉说着恐怖的过往。

这起仇杀事件曝光后,迅速震动了韩国社会,6名中国船员成为了万夫所指的杀人狂魔。

尽管全在千在法庭上陈述天天被侮辱虐待,杀人纯属无奈。但民情汹涌,釜山法院直接判决6名中国人死刑。



● 韩国船员葬礼

回首在船上的两个月,全在千感觉就像度过了两百年。他在狱中写了份万言陈情书,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声称在杀人后没想过再灭口,也没有为当初不杀李仁锡而后悔。

但这份陈情书,直接被韩国媒体无视。

一个月后,陈情书传到了中国,被家属寄给了《辽宁朝鲜文报》。国内的200多万朝鲜族同胞,普遍认为判决不公,竭尽所能地展开救援。




有位叫赵峰的朝鲜族男子,当时在辽宁省公安司法干部管理学院任教。在看到报纸后,他决心用法律知识拯救同胞,于是联系上了一名韩国的律师。

这名律师可不是普通人,他正是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


5、

当时的文在寅43岁,是釜山市的一名人权律师,经常为弱势群体维权。奉行“干干净净”的原则,既擅自取消了流行的中介费,也从不像同行那样请法官吃饭。

但凡事一牵扯到民族主义,就变得异常繁杂。如果顺应国民的呼声,哪怕制造出冤假错案,也会成为全民崇拜的英雄。

就像《乌合之众》所说:“群众没有真正渴求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充耳不闻。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 年轻时的文在寅

韩国的主流舆论,都认为6名中国人罪大恶极。在这种情况下为中国人辩论,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但他义无反顾地答应下来:“我愿意做,我会全力以赴”。

二审开庭后,他据理力争地陈诉着中国船员的悲惨境地,连续不间断地辱骂、殴打、威胁,使他们的精神趋于崩溃。这种绝望下的报复,不应该列为海上强盗杀人罪,属于一般杀人罪!

韩国刑法规定:“海上强盗杀人罪是重罪,最低刑罚为无期徒刑,而一般杀人罪的最低刑期为有期徒刑5年。”



● 现场还原

文在寅的辩护向来沉着冷静,但这次的他一反常态,浑身充满了激情。

尤其是他大声呐喊的一句:“人有像人活着的权利!”震颤了无数人的心灵,也最终倾斜了案件的定性。

在文在寅的全力辩护下,二审判决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只有组织者全在千死刑,其他的5人都改成了无期徒刑。



● 6名中国船员

经此一役,文在寅名声大震,不过是“卖国贼”的名声。

但他却始终无悔:“无论是谁,是否犯错,既然站在法庭里,就都有接受辩护、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受到人权保护的权利,而这是作为法治国家应该保障的一点。”


6、

25年过去了,文在寅成为了韩国总统。曾被判死刑的全在千,因为特赦改为了无期。

如今,6名中国船员,依然在韩国的釜山监狱服刑。

文在寅曾说道:“我为自己描绘了成为法律专家的蓝图:即便不做人权律师,也应该深入到普通百姓之中,帮助那些有冤屈的人,从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韩国有这样的总统,是件幸事。事实上,任何国家有这样的总统,都是一件幸事。

那些只知道民族主义的人士,视角将在不知不觉间狭隘,前路盲目而危险。

“佩斯卡玛号”事件后,许多韩国的船长不敢再雇佣中国朝鲜族船员,而是招收越南、老挝人士。

但讽刺的是,韩国船长对待外籍船员依旧苛刻,又在2016年发生了类似的“广岘803号”事件。

这一次是越南籍船员杀死了韩国船长,主犯被判无期徒刑。
显然,20年前的那场惨案,并没有给韩国人带来足够的教训。


理智客观地剖析真相,才能够真正地改进社会的问题,国家才能取得长足的进步。

悲剧已经足够惨烈,愿此类极端事件不再上演。文/令狐空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