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年前,那个在美国受尽屈辱的清朝外交官,选择了自杀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07-09 21:35:57  点击:880  属于:要闻热点

 

弱国无外交!

 

中国的外交官,可以屈辱到怎样的地步?

 

最近,毒叔李星文对话《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其中讲到一个令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故事:

 

1903年,一名清朝驻美外交官,无缘无故被警察像拴狗绳一样把辫子拴在墙上,然后殴打。

 

堂堂中国的外交官,就像狗一样被奚落侮辱,被洋人们围观。

 

后来,这个外交官自尽了。

 

最为可悲的是,这并不仅仅是个故事,这是真实的历史。

 

“堂堂华夏,不耻于列邦,被轻于异族”,就连外交官都可以被肆意凌辱。

 

1

 

张永新之所以会讲述清朝外交官的故事,是为了让演员能够共情,感受到那种国破山河在的悲愤。

 

前段时间热播的《觉醒年代》里,最令人心酸悲愤的戏份,莫过于“巴黎和会,三位外交官求告无门”那场戏。

 

中国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非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反而成为被分赃的对象。

 

为了能够保住山东,三名中国外交官放下自尊,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列强能够大发慈悲,怜悯中国。
 

 

他们分别求见了美国总统威尔逊、英国首相劳合·乔治、法国总理克里孟梭,无一例外,全部都吃了“闭门羹”。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卑微地哀求那些高鼻深目的洋人,一定要把文件送给他们的总统、总理看一看,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喊他们过来。

 

“今天晚上我们会彻夜守在电话机旁……”
 

 

中国外交官苦苦等了一夜,电话并没有响起。

 

列强们已经分赃完毕,谁会怜悯中国呢?外交官流再多的眼泪,也只会引来他们的耻笑而已。

 

每一个中国观众,看到这部戏份,都会觉得胸腔闷疼。

 

那些被迫卑躬屈膝的中国外交官,他们本是那个年代的精英人物,如果生在现在这个时代也一定可以叱咤风云。

 

可是偏偏,却生在了乱世的中国,不得不低下自己的头颅。

 

国家贫弱,最优秀的人才也只能“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而在这场戏拍摄之前,作为导演的张永新,感到非常苦恼的一件事情是:

 

怎样才能让演员感受到作为弱国外交官的屈辱和悲怆?

 

最能迅速打动人心的,往往是故事。

 

张永新为了启发演员,讲述了一件发生在1903年的外交屈辱。

 

2

 

“堂堂中国,受此侮辱,天理何容!”

 

这是梁启超在1903年发出的怒吼。
 

● 梁启超
 

他之所以这么愤怒,是因为此时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中国的国家尊严被按在地上摩擦。

 

而受害者,就是那位名叫谭锦镛的中国外交官。

 

谭锦镛并不是当时的清政府驻美公使,而是当时的驻美公使馆陆军武官。

 

他习得一身好武艺,因此深受驻美公使梁诚信任。

 

平时在处理公务之余,谭锦镛也依然勤学苦练,功夫愈发精湛。

 

却未曾想,这一身好功夫反而成了他的催命符。

 

1903年8月的一天晚上,谭锦镛走在回使馆的路上。

 

因为扎着辫子,他引来不少人的注视。

 

在那个年代的旧金山,除了极少数革命党剪去了发辫,大部分华人都还留着辫子,毕竟大清帝国还没有土崩瓦解。
 

 

可以说,辫子就是“中国人”的象征。

 

这时候,谭锦镛突然听到有人用英语骂了一句“中国人,黄皮肤的猪!”

 

他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身穿警服的美国警察。

 

在人家的地盘上,谭锦镛强压怒火,试图和他讲道理:“请你自重,中国人也是人!”

 

没想到,这个警察非但没有停止戏弄,反而指着他的长辫子说是猪尾巴,还挑衅地捏住了谭锦镛的下巴,伸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谭锦镛忍无可忍。

 

他果断出手,一招就把这个蛮横的美国警察撂翻在地。

 

然而,这名警察迅速吹响警哨,附近的警察都迅速赶了过来。

 

谭锦镛的灾难开始了。
 

 

3

 

这位可怜的中国外交官,本以为那名美国警察只不过是素质差,他的同僚们总是讲道理的吧?

 

可是,当他一五一十地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向其他警察说完的时候,换来的却是嘲讽。

 

谭锦镛亮明了自己的身份:“我是中国驻美公使武官。”

 

换来的,却是警察们的群殴。带头打他的人说,管你是什么武官,只要是黄皮猪就都该打。

 

谭锦镛哪怕武艺再高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此时打他的是一群身强力壮的美国警察。
 

 

殴打之后,警察们还是不愿意善罢甘休。

 

他们把谭锦镛绑在了大桥的栏杆上,辫子也被揪出来,像拴狗绳一样拴在桥上。

 

大桥上人来人往,美国人像看猴子一样看着他,不时指指点点,发出哄笑。

 

直到深夜,谭锦镛才被带到了警察局。“只要是中国人就得挨打!”在警察局他再次听到了这句蛮横的话。

 

当地一个华裔商人,目睹了谭锦镛的遭遇。

 

他连夜活动,在天亮之后出了重金将谭锦镛从警察局赎出来。

 

谭锦镛回到使馆之后,驻美使馆出面,要求警方道歉。

 

但是,美国毫无歉意,甚至不愿意处罚肇事者。

 

是啊,在美国人眼里,中国是不值得尊重的弱国,中国的外交官自然也可以随意轻贱。

 

在弱肉强食的理论驱使下,他们甚至不会有任何道德上的愧疚感。

 

谭锦镛走出使馆,在旧金山的大桥跳水自尽。

 

那位花费巨资把他赎出来的华裔商人,静静地看着他跳下去,没有出手阻拦。

 

国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赴死似乎也是可以理解了。

 

4

 

“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118年之后,中美交锋的会议桌上,杨洁篪掷地有声。
 

● 中美会议现场
 

这位被西方称为“杨老虎“的外交官,与美国打了多年的交道,此时终于可以直抒胸臆。

 

如今,中国的外交官们底气十足,敢怒敢言。这背后,是祖国的强大。

 

一百多年的岁月里,在国家最狼狈的时刻,我们的国家始终被那些最勇敢的人托举着,李达、何叔衡、陈独秀、李大钊,陈延年……

 

而在当今这个时代,仍然有国家遭遇着我们曾经遭遇的一切。

 

弱者是没有谈判权的。

 

2018年,叙利亚外交官贾法里的照片刷屏网络。

 

照片中,贾法里怅然独坐,无奈又无助。叙利亚哪怕有再多的委屈,也都只能硬生生吞下去。

 

去年,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在白宫的照片引发热议。


 

照片中,美国总统特朗普高高在上,坐在宽阔气派的大桌子后,而同样身为总统的武契奇,却屈身于特朗普身侧的小桌子上。

 

身材高大的武契奇,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坐在小椅子上。

 

塞尔维亚是小国,在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面前,并没有多少谈判权。

 

想要为国家争取利益,就只能通过好言好语,求得大国的高抬贵手。

 

并不奢求强国能够雪中送炭,但是至少不要雪上加霜。

 

我们在唏嘘不已的同时,也忍不住庆幸:幸好我们有那么多舍生忘死的先辈。
 

● 《觉醒年代》剧照
 

陈乔年烈士,是陈独秀的次子。他在牺牲前曾经笑着说:“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享受前人披荆斩棘的幸福吧!”

 

牺牲的时候,他才26岁。

 

今天的中国,不会再有谭锦镛那样的悲剧;

 

今天的中国,也应该记住那些披荆斩棘的先辈。

 

曾经的觉醒年代,换来的是今天的盛世中国。

 

点个【赞】+【在看】吧,为无数抛头颅洒热血的先辈,也为今天的盛世中国!文/顾景言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