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马拉松幸存者被疯狂辱骂:我躲过了大难,却“死”在评论里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21-05-26 21:13:17  点击:812  属于:要闻热点




劫后余生,捡回一条命,他需要的是安慰而不是辱骂,需要的是拥抱而不是网暴。

发生在甘肃白银的马拉松事故,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由于主办方考虑不周,在极端恶劣的天气下,21名参赛者不幸遇难。
 
这场悲剧不仅震惊全国,在国际体育界也引发了震动。
 



这次的死亡名单上,有不少是越野跑顶尖选手。
 
比如,国内越野跑的领军人物梁晶,就是在这次比赛中殒命。
 
对于这次的参赛选手来说,能活下来就是万幸。
 
然而,一位幸存者却遭到了网民的疯狂攻击。
 
有人给他发私信,让他去死;还有人嘲讽他,辱骂他在故意炫耀成绩、吃人血馒头。
 
铺天盖地的恶意,让这位幸存者窒息。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回顾这次的甘肃马拉松事件,既是天灾,也是人祸。
 
5月22日,172名选手跃跃欲试、摩拳擦掌。这场比赛只要坚持跑下来,就有1600元的现金奖励。
 
这对于热爱运动的人来说,是个比较诱人的激励。
 
然而,灾难其实已经早有征兆。




在选手们刚刚起跑的时候,就已经刮起了大风,不少人的帽子都被风吹跑了。
 
等到他们跑到第二打卡点的时候,开始飘起了冷雨,气温骤然降低。
 
这次比赛的赛道,海拔高达2000米。当选手们又跑了一段时间后,冻雨、大风、冰雹都出现了,他们的体温迅速流失!




更糟糕的是,雨越下越大,像子弹一样密集地打在脸上,选手们根本看不清路。
 
有幸存者回忆道:“当时,我眼睛已经睁不开,只能眯着往前走。”
 
在这种不妙的情况下,每个选手都会本能地想要求援。




如果这时候能有个补给点,或者沿途有工作人员值守,那么至少他们还有个躲雨的地方。
 
可是,什么都没有。主办方在山上什么都没有安排。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许多选手都被冻晕了过去。
 
在这种极端天气下,如果没有人及时施救,等待着他们的只有死亡。
 
幸好,出现了一位善良的牧羊人。
 
他叫朱克铭,是附近的一名村民,平时喜欢在山上放羊。
 
山上天气变化复杂,朱克铭就在一个窑洞里放了些木柴和被褥,以备不时之需。
 
没想到,阴差阳错,他成为了救下六条人命的活菩萨。
 
朱克铭陆续发现了六个严重失温的选手,把他们带到了山洞,点燃火堆给他们取暖。




有的人已经身体完全麻木、失去知觉,这位牧羊大叔就给他按摩,加速他的血液循环。
 
被牧羊大叔救起来的人,其中一位就是张小涛。
 
他在昏迷前,用GPS发出了求救信号。
 
然而,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他身体都快冻僵了,还是没有等到官方的救援队,而是被大叔带回了窑洞,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本来是一件暖心的事,没想到,却在网上掀起了一场骂战。
 
而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正是最后一个被牧羊人救起的张小涛。
 




张小涛之所以被群起而攻之,是因为他的言论。
 
他说“前六名中只有我一个幸存者了”。
 
网友们的围攻,让张小涛始料未及。
 
5月23日,张小涛在微博上发布的信息,本意是完整叙述当时的事情经过,希望大家都能够了解这场赛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谓的“前六名中唯一幸存者”,也根本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解释清楚前几名选手遇难的原因。
 
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搜救非常困难。
 



搜救人员在上山寻找的过程中,肯定是先救自己见到的选手。
 
而那些跑得太快的选手,由于搜救距离过长,获救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正如张小涛,也并非是由搜救队救起的,而是机缘巧合被牧羊大叔带回了窑洞。

前六名里只活下来一个,足以见得当时的情况是多么恶劣。
 



可是,张小涛的这个正常论述,却被网友怒怼为“炫耀成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一张照片,也能成为张小涛的“罪证”。
 
这是一张劫后余生后拍下的合照,拍照者正是张小涛。
 
照片是牧羊大叔救起的几位选手和大叔的合影。




在这张合影里,牧羊大叔站在最右边的位置,引来网友口诛笔伐:
 
“真是不知道感恩啊!为什么不让牧羊大叔站中间?”
 
“本质上还是瞧不起人家是农村人呗!”
 
“农夫与蛇,东坡先生与狼,真是一群不知感恩的东西!”
 
这张照片的拍摄者,自然也成为了大家讨伐的对象。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话,当一个人想要找你毛病的时候,你连呼吸都是错误的。
 
张小涛刚刚从死神的魔爪中挣脱出来,现在却面临层出不穷的网络暴力。他的精神都快崩溃了。
 
在回到河南老家之后,他已经预约了心理医生,准备接受心理治疗。
 



 
聋哑人黄关军的遭遇,更令人痛心不已。
 
他生前被命运虐待,死后还要遭受恶毒的攻击。
 



张小涛在赛道中曾经与黄关军相遇,那时候黄关军的状况已经很差了。
 
黄关军是个聋哑人,没有什么稳定收入,平时依靠各种马拉松赛事的奖金维持生活。
 
这可能和大家的普遍印象存在着很大的不同。
 
在我们的固定思维里,体育运动似乎更多的是出于热爱,或者是对体育精神的不懈追求,怎么竟然和金钱扯在了一起呢?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有我们所拥有的优越条件。
 
对于黄关军这种不被上天眷顾的人而言,哪怕是几百块的奖金,都值得他去搏一搏。
 



他为此付出了无数的汗水,曾经获得全国第十届残运会马拉松比赛冠军。
 
在这次比赛之前,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还特意省吃俭用买了一双崭新的运动鞋,一心想要取得一个好名次。
 
开跑之后,他也确实一路领先。
 
却未曾想,命运给了他如此残酷的一击。在恶劣的天气里,别的选手至少还能大声呼救,可是黄关军却根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他是个聋哑人啊,连呼救都没办法!”
 
甚至连那些前来搜救的人员焦急地呼喊,他也根本听不见。
 



等到凌晨时分,搜救人员终于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这样一个可怜的人,某些网友却恶毒攻击:“这个人健康着呢,充当残疾人夺取冠军,真的是坏透了,有什么意思呢?老天爷还不是把你收了?”
 



 
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披上马甲,在网络空间里纵横驰骋。
 
人性中的善恶,也就都被无限放大。
 
一边是某些无脑网民的疯狂辱骂,让幸存者生不如死;另一边,我们也要看到人性之善。
 
比如那位见义勇为的牧羊大叔。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没有提出任何个人要求,而是憨厚地说:
 
“我就是顺手做的事情,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搭把手的。只要他们平安就好。”
 
这位淳朴善良的大叔,甚至感到十分愧疚,自责自己没有救出更多的人。



 
在张小涛被围攻的时候,也有网友挺身而出仗义直言:
 
“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为什么要伤害他?”
 
“喷子太可怕了。前六名中唯一幸存者,我读出的是他的悲戚与伤感,为什么有人觉得是炫耀?喷子的脑回路果然与众不同。”
 
当看到这些言论的时候,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们的国家,还是有很多清醒理智的公民,能够让我们感受到文明的温度。




在悲剧发生之后,我们该做的是什么?
 
我们应该安抚慰藉那些幸存者,让他们能够尽快从创伤中走出来;
 
我们应该发出声音,为那些遇难者讨得一个公道,让他们的亲属得到应有的补偿;
 
我们应该调查清楚悲剧发生的原因,让这样的事件不再重演。
 
我们最不该做的,就是向无辜的人倾洒恶意,让他们在炎炎夏日感受到彻骨的冰寒。

点个【赞】吧,愿世界温暖一些,阳光能够洒向每个角落。文/顾景言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